新闻热线:023-61520695 举报电话:023-61520697

十年来预付费纠纷成维权“老大难” 该怎么治“顽疾”?多地开始多措并举

2021-01-12 09:03:58  来源:中国青年报

预付费领域问题频出,亟待规范。北京市行政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效羽表示,当前对采取预付费模式、卷款跑路的商家执法力度还不够,这一方面是因为行政罚款金额较低,对不少铤而走险的商家来说如隔靴瘙痒;另一方面是对预付费商家的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甄别和打击力度不够,违法犯罪成本太低,缺少震慑力。

从优胜教育资金链断裂到某长租公寓退费难,再到“一茶一坐”餐饮店大规模闭店……预付费问题防不胜防。每当预付费“爆雷”事件发生时,商家往往一跑了之,消费者“维权无力”,成为一个民生痛点。有专家提醒,预付费模式表面上看是消费者维权的个案,实际上是金融信用不当扩张的结果,应该从保护消费者、维护金融市场秩序的角度出发,考虑对预付费模式的监管措施。那么,预付费模式风险频发的根源到底是什么?该如何治理?

预付费或迎来硬核监管。近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解读“十四五”规划建议提出的“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系”时指出,将全力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坚决打击非法集资、非法吸储和金融诈骗,对各种违规变相投融资活动保持高度警惕,并将提升监管的精准度。

治难题需要下重拳。虽然预付费模式与投融资活动不同,但随着监管手段越发严格而细致,违规收取、挪用预付费等问题或将得到进一步治理。

当前,多地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为治理预付费乱象“下猛药”,比如,按进度结算预付款、设置7天冷静期、使用“黑科技”监管预付资金等。未来5年,预付费领域监管值得期待。

十年来预付费纠纷成维权“老大难”

“您当前已排到7466981位,排队退款期间可正常用车。”近日,北京的张涵(化名)查看了自己在ofo共享单车平台的押金退款进度,相较于3天前,前面少了176人,平均每天约有58人退费。按照这个速度推算,他大约需要352年才能实现退款。

这是张涵唯一一次参与预付式消费。此前,他听说购买年卡可以骑行返现,就花了199元办了卡。没过多久,ofo就出现了退款难问题,他第一时间联系了平台,最初平台各种推诿不退押金,让他再等等,之后电话再也打不通了。截至目前,ofo平台的续费模式还在进行。

与张涵不同,家住河北的张丽霞是预付式消费的忠实“粉丝”,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浩汐洗衣店倒闭了,让办了储值卡的她到新店办理转接手续。到店后她发现,店名改了,老板和员工都换了,她只能重新办卡。

“充了钱没用多少,人家就跑了。”张丽霞一边气愤这家店不负责任,一边感慨损失还不算多。据她了解,有的人卡里还剩3000多元,有的人甚至不知道这家店已经倒闭了。

此前,她还办过健身卡、美容卡、洗鞋卡、蛋糕卡……有几次,卡没用完,商家就找不到了。“以后什么卡也不想办了,没得到多少优惠,还总上当。”

一些教育机构的学生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更难的是,机构“跑路”后,他们不只没课上,还要继续还“培训贷”。

事实上,早在10年前,预付费就已经成为消费者投诉的“重灾区”。北京市工商局发布的信息显示,2010年共受理预付费储值卡投诉1871件,同比增长近四成,是十大投诉热点之一。

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2020年第三季度全国消协组织共受理消费者投诉超过23万件,其中,关于合同问题的投诉超过5万件。

很多投诉最后都不了了之。消费者因为找不到维权途径或是维权成本太高而放弃。即使走到维权这一步,也常因涉案金额较小,难以引起相关机构的重视。而个别商家甚至换个地方、换个名头“卷土重来”。

为何这些企业敢挪用预付款

预付费的出现是为了让消费者和商家实现共赢,消费者通过储值等手段享受一些折扣,商家通过让渡部分利益留住客源,也可以提前拿到一部分钱用于更好经营。然而,一些商家却打起了歪主意,让预付费变了“味”儿,造成了双方甚至多方共输的局面。

预付费乱象为何屡禁不止?职业投资人、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从资本的角度进行解读,过去的一段时间,遇到一个看似可行的项目,往往就有很多资本“冲”进去,让部分领域产生了“泡沫”。

“预付费乱象的根源不在于预付费模式本身,而是企业资产收益过低,杠杆率过高,追求杠杆套利的结果。”程宇表示,预付费作为企业的一种经营性杠杆,更像一把双刃剑,当资产收益率低于杠杆成本时,反而可能放大企业风险。“归根结底是企业违背商业规律、盲目投机造成的。”

同样变了味儿的还有“培训贷”“租金贷”“美容贷”等金融工具,原本是为了减少人们特别是年轻人的支付压力,却在部分商家的诱导下,成了更多人的支付方式。消费者按月或季度进度向金融机构付款,部分金融机构却一次性将钱打给了商家,商家的杠杆率再次加高,风险也再次加大。商家一旦“跑路”,消费者还要继续还贷,这种风险也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

“一些教育机构拼命扩张。”一位在广州教育培训机构从业10多年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当一个校区业绩不错时,就会开始扩张,在有的地区每隔200米就能看见一个新校区。这些校区往往在凑齐了基本的房租、水电以及运营人员的工资就开始营业。在激烈竞争下,为了获得客源,个别校区将2%-3%的销售提成升至10%,甚至还亏本抢生源。有些校区一个月就亏损20多万元,导致老校区的业绩不断被压缩,钱“烧”光了,一些机构就这样倒了。

赛意企业研究所研究部主任、武汉大学财税与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指出,出现问题的预付费企业大概分为四种:一是市场优胜劣汰的结果;二是企业经营方向、经营模式存在问题;三是预付款被挪用,比如用于买房、买豪车或进行其他投资;四是个别企业通过这一模式来骗钱,比如个别健身房捞完钱就跑路。

唐大杰表示,2010年9月开始实施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指出,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包括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支付机构接受的客户备付金不属于机构的自有财产,禁止挪用,只能根据客户发起的支付指令转移备付金。在他看来,该管理办法出台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预付费的困境。

预付费面临监管难题

当前,预付费风险涉及教育、食品、健身等诸多领域,面临的风险多种多样。程宇指出,预付款能不能用,怎么用,除了个别行业外,目前还没有统一的法律法规。

2012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对预付卡的准入门槛、适用范围以及资金存管比例进行了规定。企业的年营收要在500万元以上,预收资金只能用于发卡企业主营业务,并实行资金存管制度,最少不低于上一季度预收资金余额的20%。

在个别领域,对预付费的管理更为明确一些。比如,规定教育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超3个月费用。

预付费与押金需要分类监管。在唐大杰看来,租房、共享单车等领域的押金作为一种信用保障,不属于预付费,需要另行监管。2017年8月,10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共享单车企业应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设立预付资金专门账户,专款专用。

事实上,一些教育机构收费一收就是一年甚至几年的,消费者一次性交费几万元;个别共享单车平台不仅未将押金和预付款区分,还直接将两项款一起挪用了。

中国消费者协会原秘书长杨竖昆表示,预付款缺乏监管是商家出问题的关键因素之一。同时,也缺乏对预付费企业进行严格的发卡资质审查。

北京市行政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效羽表示,当前对采取预付费模式、卷款跑路的商家执法力度还不够,这一方面是因为行政罚款金额较低,对不少铤而走险的商家来说如隔靴瘙痒;另一方面是对预付费商家的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甄别和打击力度不够,违法犯罪成本太低,缺乏震慑力。《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当企业违反了这些规定,逾期仍不改正的,仅处以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

“预付费领域需要一个位阶更高的规范。”张效羽表示,对于预付式消费管理的关键在于,需要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法规,在提高对预付费商家跑路处罚力度的同时,形成对预付款监管的长效机制。

预付费风险“顽疾”该怎么治

覆盖领域广、涉及范围大、监管难度大……多位专家表示,预付费领域的监管特别是事前监管“太难了”。对此,多地纷纷开始多措并举,来治理这一“顽疾”。

张效羽表示,发行各类充值卡等实质上是金融信用的扩张,预付费商家“跑路”是金融秩序问题,对此类行为的监管建议从整顿金融秩序的角度考虑。

设立专门的资金监管平台,实施动态管理。2020年9月,北京基于银行的资金监管和业务管理体系,结合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黑科技”,建立了朝阳区预付费资金监管平台,平台可按照消费者签到打卡次数,确定划拨金额。并且,当出现消费者申诉时,平台将自动冻结资金。

资金监管平台谁来管也是一个问题。中国消费者协会原副秘书长武高汉指出,如果由第三方账户或机构来监管预付款,如何平衡企业和监管方之间的利益?一般来说,企业采用预付费的模式,意味着向消费者让渡部分利益,再向企业收取监管费,该怎么收?“收多了企业受不了,收少了监管机构积极性不高。”

杨竖昆则表示,可以成立预付费相关协会,相关企业按比例提交保证金,由协会进行监管,一旦出现问题,可由该协会对消费者进行善后处理。

针对公众关注的贷款问题,杭州提出住房租赁企业收缴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贷”获得的资金等租赁资金,均应缴入租赁资金专用存款账户管理,对存量委托房源,应交风险防控金30%。这意味着,一旦企业跑路,消费者即使不能要回全款,至少能稍微“回个血”。

2020年11月,上海提出设置健身卡“7天冷静期退费”条款,消费者办卡后可以7天无理由退款,似乎让冲动的消费者有了“后悔药”。

“消费者预付款的监管之网已经撒下,但这张网还是稀疏。”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预付款的监管仍面临很多现实难题,即在防止企业跑路和自由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监管的款项是多少,具体怎么监管,如何保证监管的有效性,还需进一步探索。

不同的预付费企业,具有不同的特征,需要分类别管理。杨竖昆建议,根据商家收取的预付款金额大小分开监管。房屋租赁的预付费和押金另当别论。

“这是一个民生行业,不是资本的赛场。”中国建筑装饰协会住宅租赁产业分会秘书长杨春雨表示,在租房等涉及民生根本的行业,相应的监管不能缺位。但他也提到,考虑到当前“放管服”政策的大背景,对任何一个行业加强监管,对主管部门来说可能都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杨春雨建议,住房租赁领域尽快建立以住建部门为核心、多部门联动的监管机制:住建部门依规发放资质,工商部门监管实缴注册资金,税务部门定期审计企业经营,财政部门按规给优质补贴,银监部门实时监控资金情况。

“问题不是没制度,而是落实不了。”张效羽指出,强力的执法对制度的实施非常重要。当前,各个预付费领域涉及的监管部门相对比较交叉,比如租房领域一旦“爆仓”,往往需要住建、金融甚至公安部门出手。

此外,唐大杰建议,政府部门需要不断提升管理的专业化水平,在抓典型、警示市场的同时,多推广一些好的预付费模式,而不是“一管就死,不管就乱”。以及多做一些风险警示,对消费者进行教育和引导,

德和衡律所律师任力提示消费者,做好证据收集,有商家的身份证号,就能向法院提起诉讼,面对消费者找不到商家的情况,法院将会联系商家。“消费者在购买预付卡时一定要擦亮眼睛。”

“这是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博弈。”唐大杰认为,未来5年,消费者将变得更为理性,商业氛围也将会变得越来越好。在程宇看来,未来,预付费风险可能在某段时间大量释放,但强监管后,预付费模式将可实现规范发展。(见习记者 赵丽梅 记者 王林)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员会、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7001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网出证(渝)字第002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16)4551-030号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渝)字第358号 
渝公网安备500108020010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6 渝ICP备10015940号 技术支持: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