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23-61520695 举报电话:023-61520697

看上海如何让“工业锈带”变“生活秀带”

2019-11-05 11:15:51  来源:重庆日报

陆家嘴、外滩、黄浦江的全景令人陶醉。

核心提示

近年来,上海市推动黄浦江两岸贯通及滨江岸线转型为以公园绿地为主的生活岸线、生态岸线、景观岸线,昔日的“工业锈带”变成了“生活秀带”,为上海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习近平总书记11月2日在上海杨浦滨江考察时指出,城市是人民的城市,人民城市为人民。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城市建设,无论是新城区建设还是老城区改造,都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聚焦人民群众的需求,合理安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走内涵式、集约型、绿色化的高质量发展路子,努力创造宜业、宜居、宜乐、宜游的良好环境,让人民有更多获得感,为人民创造更加幸福的美好生活。

正值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启动对“两江四岸”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调研,并联合重庆日报向市民征集对“两江四岸”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意见建议之时,上海的成功经验,无疑对重庆正在建设山水之城美丽之地、老旧社区改造和城市更新、“两江四岸”规划建设有着极大的借鉴作用。本报派出采访小组赶赴申城,进行了为期一周的主题采访。

夕阳的余晖均匀地洒在黄浦江面,橙色的老塔吊如同新锐的装置艺术熠熠生辉,大片进入盛花期的粉黛乱子草如云雾如轻纱,老仓库改造的“绿之丘”小清新中透着浓浓工业风……

10月29日傍晚,杨浦滨江杨浦大桥西侧的景观步道上,市民宋瀛兰迎着江风,看着儿子与小伙伴追逐嬉闹。

如今,对于上海市民来说,在黄浦江两岸的滨水空间运动休闲、看展览品艺术、赏绿植吹江风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

这一切,源于2017年12月31日45公里岸线的全线贯通,上海最精华、最核心的黄浦江两岸,以前所未有的美丽姿态,重回市民的怀抱。

那么,让工业遗存、历史建筑、公共设施、休闲空间串起黄浦江一江两岸,上海是如何做到的?

规划

贯通工程曾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份“指挥棒”式的文件的出台迫在眉睫

38岁的宋瀛兰家住杨浦区,虽然离黄浦江不远,可她却从来没有走近江边。在她心里,那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数年前,那里还是封闭隔离之地,随处可见旧厂区的高耸围墙、生锈的金属大门,以及“闲人莫入”之类的标牌。

直到2017年的最后一天,宋瀛兰终于走进离家最近的杨浦滨江。她第一次在这里呼吸新鲜的空气,感受美丽的江景——就在这一天,黄浦江岸线45公里全线贯通。

事实上,几个月前,杨浦大桥以西的2.8公里岸线就已经提前贯通开放。宋瀛兰一直等待着45公里贯通这个最隆重时刻的来临,在辞旧迎新的这一天走进它。

而在今年9月28日以后,随着杨浦滨江南段大桥以东2.7公里公共空间(杨浦大桥至杨树浦发电厂)向广大市民开放,宋瀛兰更是见识了“工业遗存博览带、原生景观体验带、三道交织活力带”的“三带”融合,滨水生活成了她与家人的日常。

杨浦滨江工业风格突出,虹口滨江海派文化资源丰富,黄浦滨江历史底蕴深厚,徐汇滨江艺术氛围浓郁,浦东滨江环境闲适安逸……一幅更开放、美丽、人文、绿色、活力、舒适的江岸画卷徐徐展开。

重庆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黄浦江两岸45公里公共空间的贯通,涉及浦东、杨浦、虹口、黄浦、徐汇五区,以往都是各自开发建设,风格、标准都不统一。

贯通工程,曾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本世纪初,上海启动黄浦江两岸的综合开发。其时,上海就确定开发黄浦江两岸,基本原则为“百年大计、世纪精品”。

“浦江两岸曾经是上海的工业岸线,这里码头、工厂密布。”长期从事地方史研究的上海市年鉴学会秘书长王继杰向记者介绍。

公共空间零散、可达性差、亲水性差、形式单一、断点较多、配套不足、黄浦江两岸空间的土地权属复杂等,都是黄浦江两岸公共空间曾面临的问题。

数据显示,截至“十二五”末,两岸45公里实际贯通率不足50%。

贯通工程需要一份文件,建立统一的目标、原则和价值体系,从而更有效地指导浦江两岸公共开放空间的建设和设计工作。

于是,一份“指挥棒”式的文件的出台迫在眉睫。

2016年,是贯通工程的关键之年。这一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明确提出,齐心协力把黄浦江两岸建设成为全市人民共享的公共空间,从杨浦大桥到徐浦大桥45公里岸线到2017年年底基本实现贯通开放,将上海最精华、最核心的黄浦江两岸开放给全体市民。

也是在这一年,上海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生态景观分院副院长钱欣和他的团队开始编制《黄浦江两岸地区公共空间设计导则》(以下简称《导则》)。

《导则》制定过程中征求了同济大学等高校专家的意见,还问计于民,引入公众参与。编制团队向上海市民发放了调查问卷,并对统计结果进行分析。

调查问卷显示,青年组有文化类的活动需求,中老年组有健身类的活动需求,这为《导则》的制定提供了参考。

最终,耗费十几个月,经过不下3次结构性的大改和数十次的调整,《导则》问世。

《导则》最大的亮点在于不再以区来划分,而是将滨水公共空间整体分为三类空间形态——以自然景观为主的自然生态型、以文化休闲为主的文化活力型以及工业遗迹为主的历史风貌型。在统一“指挥棒”下,各区再结合自身优势,打造本区域特色亮点。

保护

开发黄浦江两岸,一定要杜绝大拆大建、刻意雕琢。在两岸的开发中,工业遗存、历史建筑都被妥善地保护

裸露的混凝土结构,粗犷的漏斗形状建筑……这是徐汇滨江段原北票码头用于煤炭运输的构筑物——煤漏斗。

10月25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徐汇滨江的龙美术馆,一下子就被美术馆旁巨大的煤漏斗吸引。

北票码头始建于1929年,曾是上海港装卸煤炭的专用码头。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徐槟介绍:“过去,每隔7分钟,这里就有一辆运煤车开出,把煤运送到上海的各个区变成煤球、煤饼。”

在徐汇滨江的开发中,运煤的传送带留下来,煤漏斗也留下了。“传统能源时代的工业遗存留下来,与今天的美术馆结合,形成一种文化建筑、一种时尚建筑,同时也是一种具有公益功能的建筑。”徐槟说。

“开发黄浦江两岸,一定要杜绝大拆大建、刻意雕琢,在贯通和安全的基础上,把原来的底子慢慢‘着色’。”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市重大办常务副主任、市“一江一河”办常务副主任朱剑豪表示。

在黄浦江滨水公共空间,除了绿地、广场、步道,几乎找不到显眼的、崭新的标志性建筑,但工业遗存、历史建筑都被妥善地进行保护。

今年9月28日,杨浦滨江南段杨浦大桥以东2.7公里公共空间正式开放,加上此前贯通的杨浦大桥以西2.8公里,总计5.5公里。

杨树浦发电厂、杨树浦煤气厂、上海电站辅机厂、上海制皂厂等工业遗存走出历史尘埃,首次重回市民生活。

2010年定居上海的重庆云阳人李永强住在杨浦区隆昌路,他第一时间来到杨浦滨江“打卡”,“第一感觉就是浓浓的工业风和滨江完美融合。”

杨浦滨江,这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家称为“世界仅存的最大滨江工业带”的老工业区,浓缩了上海城市文明崛起的历史。

王继杰介绍,杨浦滨江所在的杨树浦工业区曾是上海乃至近代中国最大的能源供给和工业基地,被称为“中国近代工业文明长廊”,记载了上海百年市政、百年工业的城市发展历史。

中国近代最长的、最高的钢结构厂房,中国最早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厂房……杨浦区至今还保留了大量极具特色的工业遗产。

“开发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把历史的特别是近代工业遗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或者说是一种城市记忆保留下来。”杨浦滨江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左卫东表示:“不是高大上的就是世界级的,而是要做出独一无二的滨水岸线。一个区域要提升核心竞争力,文化的引领非常重要。杨浦滨江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底蕴和工匠精神,我们要讲好百年工业遗存的故事。”

杨树浦水厂,曾是杨浦滨江带上最长的“断点”。

这座1883年建成的英式城堡建筑,是全国供水行业建厂最早、生产能力最大的地面水厂之一,2013年被列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迄今还为杨浦、虹口、普陀、宝山等区200多万市民供水。

可是,既要确保水厂生产设施安全,又要实现535米断点的贯通,不绕道而行,怎么办?

为此,同济大学设计团队决定用一座500多米的亲水栈桥来联通两头。栈桥与厂区距离3.5米,设计以“舟”为原型,抽象演绎出格栅钢结构和整体木结构具有的漂浮感的形态单元。

如今,在原本看不到江水的地方,市民也能感受到黄浦江的温度与水厂这座历史文物建筑的风采。

正如同济大学建筑系副主任章明所言:“城市的发展不是推翻重建,而应当像底片叠加,色彩越来越丰富。”

还有一些建筑,虽然不是文保单位,但设计团队在设计中发现其历史价值,想方设法、克服重重困难“抢救”下来。

比如杨浦滨江的上海制皂厂旧址留下的污水处理池,原本不属于保护范围,致正建筑工作室主持设计师、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客座教授张斌到现场看过之后提出,能否将其打造成一个肥皂博物馆。

“肥皂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这其中有关于生活的记忆。”张斌说,最终,他们通过方案保留下了6个污水处理池,将其变身为具有展示和互动功能的“皂”梦空间。

“设计是没有边界的,在黄浦江两岸的滨水空间开发中,设计师通过自己的专业意见,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张斌表示。

电站辅机厂东厂,其前身是上海锅炉厂,在滨江仅存一层单层仓库。如今,它有了一个新名字——“共生构架”。

记者在“共生构架”现场看到,仓库南立面与西立面墙长满了爬墙虎,充满历史感的砖墙在波斯菊、水兔子狼尾草的掩映下生机盎然。

然而,按照最初的方案,这里只能保留仓库墙壁的外表面。但是,当杨浦滨江公司总工程师张洪新第一次走进这座老仓库时,斑驳的内墙上还保留着或横或竖的构筑物,置身其中,他仿佛看到了数十年前车间里热火朝天的生产场景。城市在发展和进行产业转型,但这些印记却保存着逝去时代的记忆。

“把两个墙面都留下来!”这是设计团队达成的共识。

可是,这并非易事。倔强的设计团队先后推翻了十多个方案,经过6个月的反复讨论验证,最终采用“包钢加固法”,同时将原有的爬墙虎剪成一段一段重新培育,这才有了今天的“共生构架”。

10月25日下午,记者在这里偶遇一群上海电站辅机厂的退休职工,他们回到曾经的工作单位所在地,欣赏着美丽的江景,开心地唱着京剧《沙家浜》“智斗”选段。灿烂的笑容浮现在他们脸上,或许,此刻他们的思绪已经飘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下转7版)

本报特派记者发自上海(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记者齐岚森摄)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业农村委员会、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7001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网出证(渝)字第002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16)4551-030号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渝)字第358号 
渝公网安备500108020010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6 渝ICP备10015940号 技术支持: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