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

民宿是乡村振兴“连接器”,那么众筹会是民宿扩张的“催化剂”吗

2018-11-08 08:46:30  来源:旅游商业观察
你为什么要参与民宿众筹?

“相比其他的投资理财产品,民宿众筹更有意思一些。我不再只是等待被割的韭菜,而是成为一个要让这家民宿茁壮成长的农夫。这是作为共建人的最大乐趣之一。”开始吧共建人David告诉TBO(旅游商业观察),在得知开始吧于去年8月完成1.9亿元C轮融资后,David开始关注起这个平台。一年多的时间,David在平台上投了四个项目,其中三个是乡村民宿项目。

本文作者:TBO刘俊

国内的民宿众筹,兴盛于2016年。彼时,莫干山的乡村民宿正在肆意生长,早期民宿品牌得以迅速发展。而伴随乡村振兴等战略的提出,乡村民宿连接并带动乡村一二三产的作用得到进一步肯定,莫干山之外的乡村民宿数量也在不断攀升。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解决初始资金和客源冷启动问题的民宿众筹,一举成为了行业的“宠儿”。

可如今,在资本寒冬之下,质疑民宿投资红利期已过、乡村民宿建设浮于表面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多。眼下的乡村民宿众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局面?类似开始吧这样的众筹平台,在乡村民宿的建设中实际担当着怎样的作用呢?

民宿众筹的“围墙”

最近一段时间,与“众筹”有关的大部分新闻,似乎都在透露着一种“尴尬”:清华总裁班众筹餐厅破产成“老赖”、天涯前高管众筹还债、天涯一版主借众筹诈骗千万、影视众筹变作圈钱陷阱……

相较之下,慢热的民宿众筹成了疯狂的互金行业中的一股清流:不少民宿众筹项目仍旧保持着高比例的超额认筹,认筹进度和认筹人数等指标均表现良好。大致从2014年开始,每年均有大批声音唱衰民宿众筹;而大概从2016年开始,认为民宿投资红利期已过的论断开始频繁出现,但得益于民宿行业整体发展态势向好,民宿众筹的市场行情也基本处于稳定上升阶段。

但今年以来,伴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动荡和多重利空,认为民宿众筹虚火旺盛、风险愈加的论断,引发了更为广泛的关注和讨论。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组织编撰的《旅游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旅游发展分析与预测》显示,民宿等新兴旅游领域已经出现投资过度的迹象。

从众筹平台数量来看,据有关机构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我国处于运营状态的众筹平台共有294家;而到了2018年上半年,正常运营的平台仅有251家。其中又以股权众筹受到的冲击最大——与2017年上半年相比,2018年上半年股权型总项目虽有所增加,但成功项目数减少181个,同比下降41.71%;成功项目实际总融资额减少2.51亿元,同比下降16.22%;成功项目总投资人次减少1.84万人,同比下降54.74%。

由此看来,除了众筹平台数量的减少,众筹方式的结构性调整也正在进行之中。面对这样的数据,尽管外界并不十分看好民宿众筹,但民宿业内人士却对此表示出更为积极的看法。

作为国内最早上线民宿众筹项目的平台之一,开始吧的公关负责人认为,从平台发展的角度来看,为了达到切实的服务赋能及平台的良性运转,平台方的自律和技术的壁垒同样重要。

据其介绍,开始吧目前已搭建起行业内规模最大、最专业的SAAS级风控团队及法务部门,将投前合规、投中披露、投后监管以及风险处理服务地串联起来,从而将风险管理渗透在各个环节,并持续监控和优化。

在大乐之野的联合创始人吉晓祥看来,行业发展是缓慢前进的,之前所谓的“红利期”的说法并非十分恰当;而如今行业发展渐渐趋向于理性,反而可以大浪淘沙。退潮后谁在裸泳,则可一目了然。

西坡创始人钱继良对此也表示认同,在其看来,这是行业正常洗牌必经的一个过程,未来具有可持续性发展潜力和实力的民宿品牌,将会得到更加充分的发展;同时,伴随着民宿众筹的进一步发展,共建人对于民宿众筹的认知也会更加清晰、对于众筹项目的考量标准也会更加严苛,从而倒逼民宿主和品牌方的不断成长,行业的未来仍旧可期。

无论是对于众筹平台,还是对于民宿项目方而言,真正的考验或许并不来自于外界的客观因素,而是在于自身实力的打磨。

众筹的不仅是资金还有流量

在不少民宿业者看来,民宿众筹或许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小高潮”了。

9月26日,中国政府网发布了《国务院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其中与众筹行业明确相关的就有两处:允许科技企业实行“同股不同权”的治理结构,发挥众创、众筹、众包和虚拟创新创业社区等多种创新创业模式的作用等。

这无疑是给正在彷徨的众筹行业打了一剂强心针。David认为,尤其是对于一直“小火慢炖”、小步快跑的民宿众筹而言,这或许会是一个证明其自身价值、平息舆论不定期质疑的好机会。

事实上,业界普遍认为,民宿等非标住宿产品资产重、体量小、回报慢,因此众筹并不仅仅是为了筹钱,更是为了筹人——这也是民宿众筹的主要吸引力之一。对于已完成5个民宿众筹项目的大乐之野而言,通过民宿众筹能够收获到的,不仅仅是共建人的资金支持,更是双方之间的一份感情和关系。

在吉晓祥看来,民宿产品的客源相对小众,因此在销售渠道方面无法依赖于传统的OTA平台,更加适合靠口碑传播和社群维护的方式来留存消费者、提升复购率;而民宿众筹模式可以在众筹期间持续不断地进行宣传,从而提高市场认知度以及消费群体的参与度,并通过期间的种种互动来捕捉精准的客源群体。“众筹模式筹来的钱是有温度的,这些钱背后的人脉关系和感情维系,是民宿产品非常需要的。所以众筹与民宿的结合是非常匹配的。”

据吉晓祥介绍,大乐之野主要上线的民宿众筹平台之一,即为“开始吧”。在其看来,之所以选择开始吧,主要是由于该平台的目标客群是位于一二线城市、追求美好生活体验和优质投资渠道的“城市新动力人群”,这与大乐之野的品牌调性更为契合。

另外,开始吧以内容营销和社群运营为主要优势,在投后管理及其社群互动方面可以提供更加精准和深入的连接的引导,从而为项目方和共建人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而这也是吉晓祥选择开始吧的另一个原因,从而为大乐之野会员体系的构建打下基础。

同样是在开始吧平台上开展民宿众筹,西坡目前已上线完成2个众筹项目。有意思的是,钱继良开始涉足民宿众筹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好奇。据钱继良介绍,之所以选择尝试民宿众筹,则是源于其对西坡未来发展路径的探索。

虽然最初的开始带有“玩票”性质,但钱继良对待民宿众筹仍旧十分谨慎——西坡千岛湖项目的众筹,是在项目运营3个月之后才准备上线众筹。“只有做到心里有底,西坡才敢做出实打实的投资回报率承诺”。钱继良认为,对于已经相对成熟的西坡而言,民宿众筹则意味着首先要验证西坡品牌抵抗风险的能力,“这本身就是一种态度和挑战”。

实际上,钱继良对于众筹平台的选择也是十分谨慎。在选择开始吧平台之前,钱继良花费大量精力去对比各家平台,并尽可能与不同平台的上线项目方进行沟通,从而对众筹平台的综合实力加以判断。

在其看来,众筹的核心之一在于“筹流量”,平台的流量状况是其核心考量标准之一。在此之外,钱继良还提到了一个细节,“开始吧方面提供的上线视频得到了设计方的一致好评,其在内容挖掘和呈现上的质量是比较高的”。

David也补充道,对于投资者而言,选对项目很重要;对于项目方而言,则是选对众筹平台很重要——众筹平台需要在投前、投中、投后的环节持续性发力,即便并不起到决定性作用,但如果平台可提供更多更细致的服务,这无疑会是个加分项。

乡村民宿串联“在地产经”

在获得众筹平台的支持后,项目方还需面临一个重要问题——运营。

在乡村振兴的战略之下,乡村民宿承载了促进在地一二三产融合的重要任务。相比城市民宿的运营,这样的属性使得乡村民宿的运营增添了更多的关注点和价值点。

事实上,改革开放40年,中国现代化不断推进,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举世瞩目。但是,和世界其他国家现代化一样,中国乡村的走向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无论是工业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还是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乡村在现代化中的定位一直都是缺位的。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既安排了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提升重大工程,又安排了构建乡村产业体系重大工程,通过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农商互联、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国家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计划等培育新产业新业态,推动农村产业深度融合。这样,既可以更好地加快农业现代化,又可以让乡村经济发展不再仅局限于第一产业,实现乡村产业兴旺。

关于这一点,David最先想到的就是,乡村民宿对当地农副产品销售的促进——越来越多的乡村民宿,都在有意识地向民宿住宿的各种场景中植入当地土特产。

对此,钱继良举了一个例子:之前西坡莫干山民宿附近,有一个专门卖梨的老乡,卖掉整个三轮车的梨,差不多需要一整个白天;后来,钱继良跟这个老乡签订专属供货合同,前者按个数购买后者的梨,用于欢迎水果、夜床点心等,同时将其手工制作的梨膏作为伴手礼出售。“当地果农特别开心,真正做到了共赢。”

同时,钱继良告诉TBO,西坡在莫干山的民宿目前有75%的员工来自于本地,未来这个比例将要提升至90%;西坡千岛湖民宿的员工也已有80%以上来自当地。

最让钱继良感到自豪的,是这些员工中,年轻人的比重正在逐渐上升。在其看来,乡村民宿的发展不仅仅可以提供就业机会,更是在当地为年轻人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就西坡的做法来看,他们会着重对这些当地年轻员工加以培训,并提供明确的晋升路径,进一步提升其荣誉感和乡村归属感,从而为乡村建设争取更多年轻力量。

目前,新时代农村全面深化改革,确权登记颁证让农村土地产权由“二权分置”转变为“三权分置”,农民经济决策自主选择的机会更多,既可以进城务工经商或者当市民,又可以留乡或者回乡,成为乡村人才,做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或者乡村建设主体。

同时,为了实现乡村人才振兴,针对农村发展人才匮乏等突出问题,《规划》安排了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培育工程,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实施乡村振兴人才支撑计划,鼓励社会人才投身乡村建设,让乡村振兴成为全社会的共同行动。

吉晓祥也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大乐之野的莫干山项目选址在碧坞村,原本依靠村里的“碧坞龙潭”景区发展农家乐,但在2007年景区关闭后逐渐萧条,当地年轻人越来越少。而在大乐之野的民宿发展越来越好之后,村民会常常前往学习,然后也模仿着设计和改造自家宅院,不少外出的年轻人也返乡做起了民宿生意。

而关于乡村民宿同质化的问题,吉晓祥和钱继良并不那么担心。钱继良告诉TBO,西坡一直是开放包容的态度,与其带着技术性思维将问题复杂化,不如带着大众化思维将问题简单化。学习成功者片段性的成功经验是远远不够的,运营者的格局观或许更为重要。

除此之外,以休闲度假体验为核心的乡村民宿,在旅游消费升级方面也在进行着诸多尝试。据吉晓祥介绍,大乐之野有专门的品牌部门负责旅行体验产品资源的整合,例如徒步路线、采摘体验、手作体验等。虽然非专业出身、操作难度较大且盈利有限,但吉晓祥希望可以通过这样的尝试,调动起当地对于旅游体验资源的重视,从而逐步引进专业的开发团队,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乡村生态产业链。

在这个产业链的一端,像开始吧这样的众筹平台,一方面为这些乡村民宿提供健康发展的基础条件,另一方面也在帮助和陪伴其完成振兴乡村经济的重要使命。而在产业链的另一端,无数村民正在乡村民宿建设创造的新机会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位置。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渝B2-20170014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网出证(渝)字第002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渝网文(2016)4551-030号  视听节目制作许可证:(渝)字第358号 
渝公网安备500108020010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6 渝ICP备10015940号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