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把格子布献给父亲
  2016-06-21 10:41:32  作者:黄欣睿  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浏览量:8437

去年冬天,重庆不负众望地下了一场大雪。飘飘洒洒的如同柳絮般轻盈的雪,唤起了人们对它的无限向往。来不及考虑太多,我们一家人就去巴岳山看雪了。

被雪装点的群山,不管平时是多么的平庸,此时都会透露出别样的感觉来。厚重的白色与残余的颜色交织成一匹最简单的格子布,却比任何的山水都有着广袤的浩瀚的样子,这是我见过的最苍茫的重庆了。

熙熙攘攘的赏雪人群,大都穿着如积雪般厚的羽绒服,戴着厚厚的围巾,有些还戴上了帽子。我们一行人中,要数我穿得最厚重了。身上的格子布围巾,将我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父亲却仍然担心我会受冷,不时跑过来摸摸我的双手。

平心而论,父亲穿得真是很单薄。他一向自诩身体好,抗冷,只穿了件防寒服,里面也不过穿了件棉毛衫而已。好些时候,我的余光瞟到了父亲,都会感觉他是不暖和的。只是我每次问他是否冷时,他都会笑着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有小棉袄在身边爸爸很暖和。

到达山顶后,我们打起了雪仗,享受着大雪带来的久违的快乐。我偷偷滚了一个很大的雪球,悄悄走到父亲跟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父亲也滚来了一个球,回报了我一个“惊喜”,却没有我的雪球一半大。接着,他赶紧问我冷不冷,要脱下外套给我穿。

地上的雪,松松的,软软的,像我的格子布围巾。父亲的袜子,不知什么时候被雪浸湿了,留下深深浅浅的斑点。在这既下雪又正化雪的山顶上,父亲一定是很冷的吧?

冷风肆虐过我的头顶,一刻也没有消停过。我忽而往父亲脸上看去,只见他的嘴唇被冻得有点干裂。吹过的带着雪的风,将这些雨的精魂镶嵌在父亲嘴上的沟壑里。他一定是冷的吧!我又看了看自己的围巾,这是一条漂亮的格子布围巾,宽大,厚实,是上山前父亲特意为我买的。

记忆中,父亲和我的关系一直是很好的,他似乎永远都由着我,也从不跟我计较什么,与别人口中的严父有着很大的不同。我忽然感觉,父亲的爱就像一条单向流淌的河,我总是不断地索取,却很少的往里加料。于是,我解下了这条温暖的格子布围巾,硬将它围在了父亲脖子上。

寒风,依旧凛冽地吹着!我没有因为解下围巾而感到丝毫冷意。相反,我的身体里开始流淌起了一股暖流,好像父亲脖子上那条格子布围巾绽开了朵朵小花。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