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母亲的杂花背带
  2017-08-28 17:27:28  作者:汤治平  来源:农家科技  

    母亲生我的时候,正是天灾加人祸的困难时期。那个青黄不接的四月清晨,已有八个月身孕的母亲腆着大肚子,去沟底捡拾苕秧窝里残留的苕母。母亲忍着阵阵袭来的剧痛,背着一背篓烂苕母艰难地爬行到家门口。夜里,一只瘦拉巴叽的小耗子,无声地降临人世间,不哭,也不动。奶奶一看急了,忙喊父亲拿碗。吓慌了的父亲半天才找到一只大土碗,用力扑摔在地上。随着土碗破裂的爆响,受了惊吓的小家伙才“苦啊——苦啊——”地叫出声来,向世间宣告“我来了!”后来,奶奶多次对我说:“你这娃娃,可是捡回的一条命啊!”
    我们那地方有个风俗:孩子生下来若有惊险或多病,就要吃百家饭、穿百家衣以压惊消灾,保佑少病体健、长命百岁。百家当然不是确数,但多多益善。我是“捡”的一条命,自然要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母亲就抱着我到生产队里的舅爷爷姨婆婆,大伯伯小婶婶家挨门逐户“讨”些五谷杂粮,混熬成稀粥喂我;要来的各种花色形状的布料除缝成一件百衲小袄,母亲还将多余的边角料,用细密的针线缝缀成一条一拃宽、五六尺长的杂花背带。母亲就用这条厚实的背带背着我挣工分,做家务,甚至挑水担粪。我则在这条背带的环绕下匍匐在母亲温暖踏实的背上,静静酣睡,咿呀学语,咬玩她乌黑细长的发辫,在她汗湿的衣服上叠印上一块块黄黄热热的尿痕……
    两岁时,年轻的母亲给我添了个可爱的小妹妹,我不能再在母亲背上怀里憨睡贪吃了,四五岁时,母亲便用开始毛边的杂花背带把妹妹捆在我背上。还是个孩子的我免不了任性贪玩,一不留神摔倒在地,我和妹妹鼻涕眼泪哭作一团。
    老屋前面的地坝边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树,外面是一片茂密的竹林。二妹三妹隔奶后,我们几兄妹常在竹林掩映的地坝嬉戏玩耍。那时候山里的孩子没得玩具,不像现在的孩子玩具堆成山。杂花背带就成了我们几兄妹的玩具。我呢,用那条背带背个小板凳扮小媳妇,妹妹们呢,则牵着背带头学娶亲;要么就用背带蒙上眼睛,在脑后打一个结,让妹妹弟弟躲了捉迷藏;要么用背带将她们绊脚对绊脚拴了作蛙跳……杂花背带好比一根接力棒,哥哥背妹妹,姐姐背弟弟,杂花背带背大了我们五兄妹,也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乐趣。
    这年夏天,我跋山涉水百多里回到老家,向爷爷奶奶、父母叔婶、舅舅姨姨报告了将为人父的喜讯。因为长期劳累、生活节俭而消瘦苍老的母亲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临走前,母亲从那口陪伴了她20多年的樟木箱子里取出那条洗得干干净净、折得整整齐齐的杂花背带。
    “这条背带是妈当年为你缝做的,怕你有个三长两短。现在你们几姊妹都长大成人、立业成家,我也放心了。”我听到母亲的声音有些异样,她匆忙擦了把眼泪,把背带递给我:“孙娃子生了,多用背带背一背,二回不惹病痛,百事大吉。你爸要上课,三年五载走不脱,等娃娃大些了,带回来我们看看,用背带背起走山路也放心些。”
    我接过已经褪色、毛边、好几处还重新补过的杂花背带,看着母亲鬓角的白发和她那粗糙的双手,一种愧疚、感伤倏然涌上心头,两行热泪再也抑制不住……
    后来,有了孩子,小家伙喜欢抱抱,有婴儿车,也很少有背的时候。我于是将这条杂花背带珍藏起来,每次看到它,就想起母亲那年轻温暖的肩背和苦涩而甜蜜的童年。
    杂花背带,如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缘着它,我追溯到母爱的源头,继而又将亲情之爱传达给孩子。母亲的杂花背带,将三代人紧紧联系在一起,那是我归乡的路,故土的根,对父母亲人源源不断亘古绵长的思念…… 
     作者单位:中船重工重庆船舶工业公司   

 

编辑:zhongbp 责任编辑:孙淑培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