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三百年回家路
  2017-08-07 16:38:09  作者:黄卫东  来源:城乡统筹网  

  三十晚上,乌龟都要回原洞!

  这句每个中国人从小就耳熟能详的谚语告诉世人:大年三十,无论你身在何方,都必须回家与亲人团圆!

  为了回家,在960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上,每年春节都有一次外国人很不解、中国人却乐此不疲的春运!
 
  为了回家,每个人都是那样归心似箭!那样迫不及待!

  一条回家路,有人只需要几分钟十几分钟,有人要几十分钟甚至几个小时,也有人长达几年甚至一辈子。

  我们的回家路,从清康熙53年即公元1714年,到2017年7月5日,漫漫303年,真真是道路阻且长呀!

  孝成公开启“马园黄氏”辉煌

  公元1320年,我族谱系始祖孝成公(自称黄九郎,时人称黄七郎),为躲避元末频频战乱,由江西义城卢水(现江西吉安)迁徙湖南宝庆府邵阳县(现邵东县仙槎桥镇),卜居地江弦岭,嗣后渐开基马园及各处所,族人以马园人口最为稠密,传五世派分通、达、暹、远、邃、琳、聪、权八房。清嘉庆24年即公元1819年一修家谱时,为纪念吾祖创业艰苦,励勉子孙,族人自称“马园黄氏”。1936年三修时,有男丁3991人,女口2194人。据不完全统计,孝成公后裔现已传27代,遍布世界各地,总人口超过2万。

  魂牵梦绕300载

  在漫漫5000年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一直在分离融合,勤劳聪慧的黄炎子孙一直在不停地迁徙奔波。在清朝初期的“湖广填四川”这次民族大迁徙中,孝成公暹房后裔国胜公三子正益公次子朝籍公,于康熙53年即公元1714年,从湖南邵阳迁到四川北道潼川府遂宁县中安里五甲地,现重庆潼南区卧佛镇新都村石堡院子,随后接来其母杨氏老祖婆、三弟朝圣公、国胜公四子正廪公四子朝阳公在此兴家立业、繁衍生息,已传13代,后裔多达4000余人,但受交通、通讯、物质等历史条件限制,300多年来一直遥望祖地未能再回。

  千里寻亲情殷殷

  光阴荏苒,岁至民国25年,也就是日寇疯狂入侵、国共两党战火纷飞、兵匪横行、饿殍满地的1936年,受族人委派,马园老家昌焕公二人(由于年代久远,加之卧佛和马园相关资料都没有记载,知情人早已仙逝,我们虽经多方查找,只找到其中一位是昌焕公,另一位至今不知是谁),以无私大爱,冒着历史罕见酷暑(四川在1935、36、37连续三年大旱)和随时随地失去生命的危险(时年湘西土匪盛行,国共两党散兵游勇神出鬼没,武陵山凶禽猛兽四处伤人,乌江、长江水道滩险浪急、暗礁丛生,随时可能船毁人亡),翻过崇山峻岭,趟过急流险滩,穿越三四千里崎岖险路,到四川北道潼川府给我们送家谱。他俩费尽千言万语,历经千辛万苦走到现四川遂宁安居时,才知道国胜公入川后裔根本不在那里。后来,失落街头的两人偶遇一个八字先生,才打听到我们居住在现重庆市潼南区卧佛镇。当两人来到卧佛五里沟时,早已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婉如叫花子了!

  昌焕公二人千里送谱,实是千里寻亲!他们的壮举,情深意重,大爱无痕,感天动地,是我中华民族五千年不倒的力量源泉,实堪伟大!当永载我孝成公后裔史册!

  但万分遗憾的是,只需要两个银元就可以平安回家的昌焕公二人,因为战乱时期经济条件差,加之无人组织,只得身无分文地离开五里沟。临走时,其中一人流着泪说:“我们讨口而来,现在只能讨口回家了!”昌焕公二人的凄凉离开,给卧佛的孝成公后裔留下了永远的疼和永久的遗憾!从我记事开始,爷爷昌孝公、二爷爷昌润公、三爷爷昌杰公等众多老人,时常声音呜咽、满含热泪地给我唠叨此事(81年后的2017年3月18日,84岁高龄的昌禄公(字西陵)在“孝成公潼南安岳后裔恳亲会”会上谈及此事,仍然情不自禁两眼泪花花,几度呜咽),期望后人永远铭记此事,并在时机成熟时回马园老家走一走,看一看,祭拜先人,向两位送谱家人和他们的后人致谢!

  认祖归宗意切切

  1970年农历9月,孝成公23代孙际东(字卫东)出生在重庆潼南区卧佛镇新都村新庙子,1993年从渝州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先后在重庆无专厂、现代经贸杂志社、香港商报、中央电视台从事新闻工作,现任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运营总监。进入新世纪后,随着工作和生活的日趋稳定,我慢慢开始思索人生,寻知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2006年,欣逢重庆江夏文化研究会成立,经建明宗亲介绍,我毅然加入,开启了寻根问祖之旅。2015年下半年,潼南联络处成立时,我又积极参与其中,但一直未能弄清楚自己和家族的来龙去脉,实现寻根祭祖的夙愿。

  一次偶然机会,我认识了在潼南双江职中当老师的际友(字瀚)。他与我同龄,都是卧佛的黄氏宗亲,对黄氏历史、文化和孝成公后裔发展颇有研究,在上世纪90年代参与了《邵东马园黄氏五修族谱》的编修。从他的讲述中,我隐隐约约知晓了自己和家族的一些讯息。

  借助现代发达的信息技术,通过潼南“黄氏宗亲”群和卧佛“孝成公后裔交流群”,我2016年重新认识了孝成公23代孙际余(小时候很熟悉,长大后为了生活各自四处奔波,30余年没有联系,故曰“重新认识”),并与22代孙乘富(字翔)、24代孙得彬(字勇)等众家人经常交流,对卧佛孝成公后裔繁衍发展有了初步了解。

  2016年腊月至2017年春节期间,通过和际余密切交流,我准确知晓了自己是孝成公23代孙,朝籍公、朝圣公和他俩的堂弟朝阳公是卧佛黄氏的入川始祖,以及朝籍公与杨氏老祖婆的墓地并祭拜了朝籍公,还获悉安岳千佛乡的黄氏宗亲很可能是孝成公后裔,第一次听说了湖南马园这个地名,但仍不知道马园是自己的祖地。

  欢天喜地迎亲人

  2017年3月,际余花费数万元、经过四年多的苦苦寻觅,找到并介绍安岳千佛乡的黄劼(孝成公23代孙、通房正璠公后裔)加入了卧佛“孝成公后裔交流群”。13日深夜,通过交流,发现除少数几个音同字不同的字辈外,他们前20个字辈与我们完全相同,初步认定是孝成公后裔,可能是入川途中走失兄弟的后裔。一经确定,黄劼马上就说“我们明天就抱着家谱来认亲,欢迎不?”

  黄劼寻亲认亲的热情与激情,把群里的每个人都感动得一塌糊涂,巴不得马上见到失散了300多年的兄弟。但是,群里却立即安静了,而且静得可怕!难道是卧佛的孝成公后裔假打?不是的!不是的!绝对不是的!因为年轻人都在外地,在家的基本上是老人和孩子,没有人也没有资金接待他们。他们来后,81年前昌焕公二人的悲剧很可能重演!这是我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群里三五个人言不由衷地表达了欢迎之意,并让他到卧佛找老族长昌禄公。

  这一夜,爷爷、二爷爷、三爷爷众多老人声音呜咽、满眼热泪唠叨昌焕公二人悲剧的情景,在我脑海中反复回放,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天明时,我决定行动起来,绝不能让历史在我们这辈人重演!

  14日早上8时许,我拨通了黄劼的电话,得知他们还没有出发后,非常慎重地说:“建议今天暂时不要来。18日也就是本周六,我组织庞大的亲人队伍欢迎你们!兄弟失散300年后的首次见面,绝对不能马虎!”

  随后,我在卧佛“孝成公后裔交流群”、潼南“黄氏宗亲”群、重庆“主城黄家人”群等黄氏宗亲微信群广泛宣传并发动捐款,得到了卧佛孝成公后裔、潼南联络处和潼南黄氏宗亲的积极响应,进而得到铜梁、开县、重庆主城、成都、贵州、云南、广东、新疆等地宗亲的大力支持,远在马来西亚的杰克宗亲也慷慨解囊,先后收到56个单位和个人的17100元爱心捐款。

  18日清晨,晨曦冲破薄雾洒满潼南大地,田间地头到处鲜花盛开,春意盎然,人们很早就在田野里忙碌开来,大地一派生机。卧佛镇新都村石堡院子红色欢迎条幅高挂,彩旗飘扬,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髻小孩共100多位黄氏族人,穿戴一新,早早就从卧佛各村社、潼南各镇乡和重庆主城赶来,迎候失散300多年的亲人。

  10:20许,贴着“天下黄氏一家亲”的安岳孝成公后裔车队缓缓驰进石堡院子,鞭炮声、锣鼓声和潮水般的掌声顿时响成一片,两地亲人紧紧拥抱热烈握手,久久不愿分开,包括昌禄公在内的很多族人都喜极而泣。随后,两地亲人共同祭拜了朝籍公和杨氏老祖婆。

  下午,宾主双方150余人在卧佛镇吉星宾馆隆重举行了恳亲会,在全体起立高唱国歌和《黄氏之歌》后,重庆江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黄燚龙、四川省黄氏宗亲协会副会长黄振蓉、潼南联络处副主任常务副主任黄道新、副主任黄顺泓、黄咚梅、安岳县黄氏宗亲会会长黄标强、卧佛镇黄氏家族老族长昌禄公、孝成公后裔安岳千佛乡族长黄劼等宗亲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享誉全球的中国当代七位著名口足画家之一的国富宗亲,现场挥毫书写了“江夏同根”赠送恳亲会,共贺两地亲人300年后喜团圆,还演出了一台颇具黄氏恳亲会特色的文艺节目。

  千里故土一日还

  恳亲后不久,我和黄劼发起了孝成公潼南安岳两地后裔共赴马园寻根祭祖活动,得到了两地亲人的积极响应,卧佛的暹房22代孙乘初、乘荣(字礼)、乘明和23代孙际友、际东、际余以及24代孙得彬,千佛乡的通房22代孙中胜、23代孙劼、24代孙臣良先后报名参加,不少族人因为年龄、身体和工作等原因无法成行而倍感遗憾。

  公元2017年7月5日,这是一个值得潼南安岳两地孝成公后裔家谱铭记的日子!一大早,乘初、乘荣、乘明、际友、际东和中胜、劼、臣良就匆匆吃过早饭,分别从潼南卧佛和安岳于7时准时启程,带着两地6000孝成公后裔的殷殷重托和浓浓期望,在先人离开祖地303年后,第一次踏上了回家寻根祭祖之路。

  半小时后,我们在潼南田家上道渝遂高速,向着马园飞奔。车上高速路,就像离弦箭,我们的心啊,却在不停地喊,不停地念:车啊,你快些,再快些啊!但是,你再快我们也嫌慢!因为我们的心,早已飞向了遥远的马园!马园有300年未见的亲人在焦急地等待!

  一路上,我们尽管4日晚都激动得一夜未眠,尤其是我和父亲——22代孙乘初,因为4日先后驱车五六百公里到重庆铜梁、潼南、大足和四川安岳、内江等5区县考察了一整天项目而疲惫不堪,但都兴奋不已,没有丝毫倦意。

  到了!到了!日行2000里,我们终于到了先辈们遥望了300年的吾祖创业乡——马园!晚9时许,飞驰过950公里高速路后,我们终于到了邵东南收费站。过收费站后,我们全部走下车来,个个欣喜万分,像个孩子似的欢呼、蹦跳,对着闪烁着霓虹灯的收费站就是一阵狂拍,觉得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天空是那样的皎洁,周围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连平日里让人讨厌的收费站和收费员都是那样的亲切!想到14小时就走完了昌焕公二人当年可能走了两三个月的旅程,我们个个感慨万分、唏嘘不已。

  收费站外100余米处,通房21代孙昌金爷爷早已在滚滚热浪和车流激起的灰尘中等候了几小时。我们快步上前,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和他深情拥抱,眼里满是激动喜悦的热泪。饭桌上,昌金爷爷一句“到家了”,温暖得全场人满含泪花,高高举起了酒杯,大口饮家中酒、大口吃家中菜、大口喝家中水。是啊!外迁300年后,终于有裔孙专程回籍祭祖,正璠公后裔更是认祖归宗,怎能不令人激动万分呢?

  故里首聚乐融融

  6日清晨,邵东碧空万里。在昌金爷爷等人的带领下,我们从邵东南收费站出口前往黄氏宗祠。在这短短500米的路上,老家亲人挂了10来条欢迎我们寻根省亲的红色横幅,让我们倍感温暖、亲切,情不自禁地感叹“回家的感觉真好”!

  黄氏宗祠是马园黄氏寻根祭祖之地,依山而建,四周地势平坦,视野开阔,极目天舒,1844年建成,2011年被邵阳市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在宗祠大堂,昌金爷爷一一介绍了族理事会成员:副理事长昌太、延文,秘书紫云,会计社新,委员炯能、勋能、怀兵、怀军,我和黄劼分别介绍了潼南安岳省亲后裔,并向理事会赠送了两地的土特产黄桃罐头和柠檬即食片。

  78岁的副理事长昌太爷爷,代表出差在外地的理事长昌彪、族理事会和马园老家一万多亲人,对我们300年后回老家寻根祭祖表示热烈欢迎,祝福潼南安岳两地孝成公后裔人财两旺,欢迎两地亲人随时回老家走一走,看一看。

  喜看马园旌旗美

  随后,在族理事会成员陪同下,我们到得璋家参观。走在马园村,只见家家户户都是两三层小洋楼,其主人几乎都是孝成公裔孙,得璋为父母修建的别墅尤为引人注目。五修族谱主修得璋,字怀军,是我认识的老家第一人(仅仅是通过五修族谱上的电话认识而未曾见面,我们这次寻根祭祖一直是他在老家居中联系和安排),这些年一直在武汉发展事业,生意繁忙,5日晚深夜才从武汉专程赶回来。他家别墅采用中式建筑风格,分为两层和三个庭院,花草树木,楼台亭榭,各种现代化设备设施一应俱全。怀军夫妇一边热情带领我们参观,一边不停地招呼我们吃各种高档时令水果。

  午饭后,我们参观了仙槎桥镇市容市貌、仙槎桥中学和镇政府,随后驱车到县城,参观族理事长昌彪爷爷的邵东国际商贸城。昌彪,字玉彪,是广东大亚湾广宝集团董事长和湖南中意泓源公司董事长,曾荣获“中国十大杰出管理人物”称号,2015年投资39亿元,修建占地400亩建筑面积105万平方米的邵东国际商贸城。在项目负责人带领下,我们参观了销售沙盘和施工现场,登上顶楼极目四望周边环境和邵东县城,无不惊叹其规划之大气、理念之先进、建筑之时尚、设计之人性化。
 
  拜谢焕公后人情深深

  6日下午,我们专程拜访了当年千里入川送谱的昌焕公后人。昌焕公有三子,只有三子乘海健在,现年76岁。得知来意后,乘海向族理事会提出,希望我们能够到他家中吃一顿饭,以感谢我们不忘记他父亲之情。乘海的请求,与昌焕公千里送谱一脉相承,一样情深义重,我们一行人都被这一家子的深情厚意感动着。考虑到老人住在农村,而且高龄不方便,族理事会和我们都婉拒了。

  一到乘海家,我们每个人都与老人紧紧握手,深情拥抱,眼含热泪、声音呜咽地连声说谢谢,并送上为老人准备的礼物。我与老人握手时,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代表卧佛当年的亲人和现在的4000亲人向昌焕公两人致敬!感谢老家亲人的无私大爱和深情厚谊!”和乘海拥抱时,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肆意流淌着。

  乘海的爱人端来一大盆洗干净的苹果,对大家说:“这是我们特意准备的,祝你们这些在外地的亲人永远平平安安!”主人的盛情与祝福,引得每个人都拿起苹果就吃,连平时不爱吃苹果的我也忍不住大快朵颐。

  吃罢苹果,乘明对乘海说:“你的父亲是个平凡的人!”扭头拭了拭眼泪后,他一字一顿地接着说:“却做了不平凡的事!”“昌焕爷爷做了一件伟大的事!他们的精神,是中华民族屹立世界5000年不倒的力量源泉!”我接着说道。

  乘海的邻居是孝成公20代孙,老人年届八旬,因患脑溢血坐在轮椅上,我们给老人送了礼物。得知我们的来意后,老人高兴得连声说好,泪流满面地目送我们,不停地和我们挥手道别。真真“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

  祭拜先祖扬孝魂

  7日晨,邵东一如既往的碧空万里。在昌太、昌金等族人带领下,我们9人(得彬6日深夜从云南赶到,际余因暴雨飞机不能起飞而没有赶来)代表潼南安岳两地6000裔孙,按照马园风俗,备齐三牲、酒水、香烛、鞭炮、礼炮,300年来首次来到孝成墓前跪祭,尔后祭拜义进、添富祖墓,再祭扒船滩国大、国胜等上八棺、下八棺祖墓。

  此时,烈日炎炎,挥汗如雨。我们9人敬献、跪拜、鞠躬、燃纸钱、鸣礼炮均一丝不苟,心诚意到。每次祭拜,大家都先祈祷先祖保佑两地子孙人财两旺,再祈求各自所需。我父乘初,年逾70,患有冠心病,平时走不到半里路就会气喘吁吁,心跳骤然加速且疼痛不已,必须停下来休息,这次冒险千里祭祖,祭拜途中爬坡上坎,步行近十里路,基本跟上了大队伍,而且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堪称奇迹!

  回到黄氏祠堂,大家都舀起祠堂旁边一口水井的泉水解渴解暑,惬意地享受着老家的甘甜和清凉,不约而同地都灌装了一瓶泉水带回家。也许,祠堂这口不断外流的甘泉,预示着孝成公后裔无论在何地都能兴旺发达吧!

  随后,在昌太、昌金等族人引导下,我们这些外迁子孙300年来第一次在先祖灵前隆重祭祀。鸣炮,整冠、束带,就位,跪拜,上香、献楮、祭文等,皆如谱载依次进行,庄重肃穆,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黄氏子孙忠孝传家,奋发、进取、坚韧、开拓之精神。

  相见时难别亦难

  午饭时,宾主双方频频举杯,昌太、昌金、乘海、延文、延能、紫云、峰、社新、勋能、炯能、怀兵夫妇等族人(怀军因业务需要在6日晚宴请我们一行人后不得不赶回武汉),满怀深情地邀请我们随时随地再来祖地,我们也真诚邀请老家亲人方便时组团到潼南安岳走走、看看。

  在送别的鞭炮声中,我们9人和老家亲人一一握手,深情拥别,不停地说着感谢和欢迎的话,都忍着不掉泪。

  马达发动时,送别的人、离别的人,一边挥着手,一边拭着泪。

  车子开动时,我们再也忍不住了,也无需再忍了,就让激动、高兴、感伤的眼泪尽情流淌吧!

  8日凌晨4点,我们9人走完回家路,平安回到家中。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