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爱巧:论城乡一体化背景下的农村改革与发展_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__统筹城乡_城乡统筹
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陈爱巧:论城乡一体化背景下的农村改革与发展
  2015-12-16 11:25:20  作者:陈爱巧  来源:中国发展论坛

    内容提要:城乡发展一体化,破除城乡二元分治是根本。当前最主要的是,应该而且必须从改革现行户籍制度、土地制度和财政金融制度这三项制度入手,从根本上扭转农村资源流失的局面。城乡要素双向流动是动力;城乡一体化的户籍制度改革,是开启城乡要素双向流动的闸门;改革现行土地制度是当务之急。“农地确权”、土地流转,并不是搞土地私有化。农户承包,更适合我国现阶段国情;财政金融制度改革,是巩固改革成果的基础保障;正确处理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培育与传统小农长期存在的矛盾,是实事求是且与时俱进的务实举措;休闲农业是新常态下农民增收重要路径之一。城乡发展一体化的实质,是还农民以公民权,使城乡协调发展,经济社会持续发展。

  关 键 词:城乡一体化;二元结构;制度改革;农村发展

  党的十八大政治报告指出:“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城乡发展一体化的关键,在于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体制。其实质是还农民以公民权,使城乡协调发展,经济社会持续发展。

  一、破除城乡二元分治是根本

  中国的“三农”问题,长期得不到很好解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存在城乡二元结构的体制障碍。[[1]陆学艺 杨桂宏:《破除城乡二元结构体制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中国改革论坛网,2013-08-17 ][1]

  城乡二元结构体制,产生于计划经济时期,其社会结构的本质特征,是把全国的公民分成市民和农民两大类,分别实行不平等的政策。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住房户籍、社会保障、招工就业、招生教育、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等,在太多的民生事业方面,政策都不一样,形成了巨大的城乡差距。“城市像欧洲,农村像非洲”。破除城乡二元结构体制,既是当前我国城乡发展一体化,顺利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又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

  城乡二元分治,给“三农”套上的三副最主要的巨型枷锁是:城乡分治的户籍制度、城乡不一的土地所有制和差别化的城乡财政制度。这三项主要体制与一系列城乡不平等的经济和社会体制机制,使各项资源从农村单向流向城市,形成城市飞速发展和农村逐渐凋敝的社会格局。

  要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必须从根本上破除导致各种资源在城乡间分配失衡,拉大城乡差距,使“三农”问题凸显的城乡二元结构,从根本上扭转农村资源流失[[2]陈爱巧:《从根本上扭转农村资源流失》,《“纪念张培刚先生百年诞辰学术研讨会暨第七届中华发展经济学年会”会议论文集》,2013.11][2]的局面。最主要的是,应该而且必须从改革现行户籍制度、土地制度和财政金融制度这三项制度入手。近年的改革实践表明,仅从就业、教育、医疗、社会保障等方面进行改革,虽然对社会进步有一定促进意义,但因为只是局部的改革,属于修补性质,因其无法破除城乡二元结构,效果有限,即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城乡发展不协调的问题。

  近几年,我国每年纯进口6000多万吨粮豆,相当于进口了6亿亩耕地的产量(对比数字:中国政府力保耕地为18亿亩——笔者注)。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