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奇葩辩论队名背后:“不正经”只是表象
  2016-03-28 09:07:33  作者: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这段时间,武汉大学辩论队火了。

  3月12日,武汉大学辩论队官方微博上传了一张参加武大新生辩论赛的70支队伍名单公示图,迅速引爆网络,各路奇葩队名让一众网友笑喷,比如“就是不顾四辩感受的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鱼队”“宝宝有话说队”“仲基不抱我不起来队”等。

  这些奇葩队名引起了外界的围观和议论,有人觉得好玩儿,体现了这一代大学生的个性;也有不少批评的声音,认为这些队名太不正经,对比赛不够尊重。面对批评和质疑,武大的一些学生表示,质疑的声音不仅是少见多怪,还给他们的生活学习带来了不少困扰。

  如今,在95后当道的大学校园里,外界认为的奇葩事似乎都是正经事了。对于95后而言,“不正经”只是他们对待生活的一种方式,校园的包容、老师的理解给予了他们释放“天性”的机会,他们希望人们能够看到他们“奇葩”行为背后严谨的态度、专业的能力。

  武大辩论队:不要因队名误解95后

  刚上大一的赵丹婷(化名)到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给自己的辩论队起一个名字都能引来扔炸弹般的网络效应。

  赵丹婷是武汉大学新生辩论队“一支水队”成员,当时起这个名字,是团队的成员觉得自己的队伍实力不够强。“因为比较水,所以取名‘一支水队’。”她表示,这就是一种自我调侃的心态。

  “如果老是用特别传统的队名,没什么意思。起一个有趣的队名也是我们在比赛期间给自己添的一点佐料吧”。赵丹婷表示,这样的名字可以缓和比赛时候的紧张感。

  在众多“奇葩队名”中,赵丹婷和她的队友甚至觉得自己的队名太普通了,学长学姐们有些失望。“他们说跟其他学院相比,我们的名字是那么的平淡无趣,错过了一个走红的机会。”赵丹婷笑道。

  面对汹涌而来的舆论批评,这些95后大学生十分不解,他们一方面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觉得很正常的行为会被别人看作“奇葩”,一方面认为一些媒体和自媒体对此进行恶意炒作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的学习和生活。

  大三学生蒋鹏(化名)是武大一支新生辩论队的队长,“每年的校新生赛都会有一些奇葩的队名,大家觉得辩论那么辛苦,起个无伤大雅的名字娱乐一下也挺好。当时真的没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关注”。

  蒋鹏反复强调,“奇葩”是外界扣的帽子,同学们并没有恶意,老师也不会过多限制学生。“学校一直对学生是很宽容的,但是我感觉这件事已经影响到了我们的生活,只希望不要再扩散影响了”。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很多辩论队的学生都对此事抱着轻松的态度,在这些95后看来,将正经事“娱乐化”并不代表轻蔑,在这个网络化、娱乐化的环境中,学生和老师都在适应新的风格。武大的一位研究生表示,自己大一时参加辩论赛,各院系队名已经很有特色了,不乏很前卫的。时隔五六年,95后的学弟学妹们显然比他们思维更活跃、更开放。

  对此,武汉大学辅导员金震明(化名)表示,95后学生思维活跃、想追求轻松,起一些比较奇葩的队名其实没什么,老师们都理解。

  “奇葩”的背后是正经

  在武大辩论队奇葩队名走红网络后,不少人猛然发现,随着95后占领大学校园,大学生活已经不再那么“传统”和“正经”了。

  对此,西南民族大学大二学生张雅婕表示,在她的生活和学习中,娱乐化是普遍现象。

  “我们经常会作课堂报告,如果只是一本正经地陈述自己的PPT和大段晦涩难懂的理论,很少会有同学能听下来。所以,我们在报告时就会抖个包袱、加个段子。”张雅婕说,“我们听老师讲课也不太喜欢听纯理论的课程,还是希望中间能穿插一点笑料。”

  在张雅婕眼里,武大辩论队的那些队名算不得“奇葩”。“上学期,在课上模拟一个新闻发布会,我们组在模拟记者提问时,也对自己的名字进行演绎,这种搞笑的做法反而让我们印象深刻”。

  课堂外,学校社团因为自由度高,是95后大学生“释放天性”的乐土,也就成为“奇葩”聚集的圣地。据媒体报道,很多高校都有自己的奇葩社团,如清华大学的单身协会、北京大学的起床协会、同济大学的奇葩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学霸抱团社等。

  对于日渐娱乐化的校园生活,不少同学和老师认为不能只关注表面上的“不正经”,反而应该看到,95后越来越有勇气和条件表达自我,是一件好事。

  首都师范大学燕都学院大二学生罗英华表示,“娱乐化的确是95后的特征,我们热心网络,追逐段子,这些娱乐化的东西背后也有我们认真对待生活的部分,只是正常的部分似乎大家都不太愿意关注。因此请公正一些,客观一点,宽容一点,真正关注一下95后正在做的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吧。”

  首都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辅导员毛佳鹏接触了众多95后,他认为,95后大学生种种娱乐化行为的背后,是他们对于这个时代的自信。

  “以武大这件事为例,武大在辩论方面的水平是一流的,相比之下,队名已经成了最无关痛痒的事。随意的队名透露出来的其实是一种对内在实力的自信,这是当代年轻人惯用的方式。其言下之意是,不用‘高大上’的名字,我们依然可以有最优秀的表现,来看我们的表演就好。”毛佳鹏说。

  毛佳鹏认为,伴随着网络成长起来的95后,不仅能从网络世界中获得知识,还能在网络世界中创造自己的话语体系,甚至影响到了老一辈人。因此,这一代大学生的自信心、自主意识、创造力都是十分突出的。

  因此,种种的调侃和“奇葩”事并不能代表95后没有能力、没有专业知识,这恰恰是他们自信的一种体现。校园里很多对学生有益的活动都披上了“不正经”的外衣,不仅体现了95后的创造力,也体现了他们成长在网络环境的时代背景。

  不过,对于95后毛佳鹏也有担忧。“现在这些大学生有些方面大大强于以前的同龄人,但也更加浮躁和以自我为中心。学校中自我满足的‘平庸者’也更多了,他们的自信让他们缺乏虚心学习的动力,只要能够靠聪明应付过去的事情,也就不愿意更多地用心去学、去做”。
 

 


                                                              编辑:古月   责任编辑:杨嘉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