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62.0%受访者直言全国各地风情街“千街一面”
  2015-08-24 09:10:35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中国青年报

    暑假期间,全国各地名胜古迹人山人海,当地的著名风情街更是很多游客的必游之地。然而,如果你去过成都的锦里、北京的南锣鼓巷、上海的田子坊、桂林的阳朔西街……你可能会发现,这些地方都有酒吧、炸鸡排和工艺摆件,看似各具风情,实则千街一面。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进行的一项调查(2001人参与)显示,78.5%的受访者会把当地风情街当做旅游时必游的一站,58.3%的受访者直言这些风情街的商业化程度太高。

    58.3%受访者认为风情街商业化程度太高

    调查显示,受访者印象最深的风情街是上海田子坊和城隍庙(40.0%),其次是南京夫子庙和秦淮河(39.4%),排在第三位的是杭州河坊街和宋城(32.4%)。除此之外,北京南锣鼓巷、成都锦里和宽窄巷子、桂林阳朔、西安回民街、厦门中山路和嘉兴西塘等,都是受访者出游的热门选项。

    中国海洋石油公司职员王俊博是一名旅游爱好者。每次旅游,他都喜欢去当地风情街转转,寻找特色美食或者购买本地的物件。在王俊博看来,风情街是地域文化的象征,风情街展现出的文化与自己生活地方的差别越大越好,这样才能体现旅游改变生活态度、拓展视野的意义。

    80后小伙儿陈末东趁着端午节去了一趟安徽黄山屯溪老街。整条街无论是建筑特色,还是售卖的笔墨纸砚,确实很有当地特色,能清晰感受到古徽州重教重文的浓厚风气。陈末东认为,游览这种文化特色鲜明街区,每一眼都是新知,收获颇丰。

    调查显示,72.2%的受访者游览风情街的目的在于体验当地特色,62.7%的受访者是为了寻找特色美食,54.1%的受访者是为了购买特色工艺品。在实际体验方面,58.8%的受访者肯定了风情街吃、住、行的便利性和选择的丰富性,34.9%的受访者则认为风情街给自己的体验很一般。

    日前,南锣鼓巷在历史文化街区评选中落选。在北京南锣鼓巷东棉花胡同生活的王维民告诉记者,那里正宗老北京风味的餐饮店其实很少,卖的旅游纪念品大都是其他地方产的。记者注意到,南锣鼓巷800米长的街道两旁,卖得最火的是鸡排、烤鱿鱼这些小吃。“即使这样,来这里的人还是很多。每天凌晨两三点钟都还有很多人在街上,尤其是那些酒吧,太吵了。”王维民抱怨说,南锣鼓巷的历史文化已经被商业化冲淡了。

    陈末东说,屯溪老街的风景虽好,然而沿街店铺所售的产品他却不敢买。“同样一把刻有千字文的竹制戒尺,不同店有好几种价格,有的卖15元,有的则要35元”。

    调查显示,风情街被受访者诟病的问题包括商业化程度太高(58.3%),拥挤、鱼龙混杂(51.6%),物价太贵、欺行霸市(38.8%),商品以次充好(32.5%),千街一面(27.2%),卫生状况堪忧(24.4%),乞讨者、小偷太多(19.8%)等。

    62.0%受访者直言全国各地风情街长得都一样

    调查中,62.0%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各地的风情街长得都一样。

    究其原因,64.0%的受访者认为商业街区强调人气聚集,从策略上会选择快速复制;50.4%的受访者分析目前的旅游商业本身就有同质化特点;40.2%的受访者指出旅游部门缺乏长期经营规划,纵容了商业泛滥;24.3%受访者指出现在的游客就喜欢“打卡式”旅游。

    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专业大三学生郑志忠分析,全国各地虽有鲜明的人文历史差异,然而在强调经济发展的当下,他们的意图与目标却都是一致的,因而面对旅游业,也会有趋同的发展思路和商业计划。

    既然很多风情街都是带有本地特色建筑人文气息的老街,究竟应该如何处理开发和保护的关系呢?调查中,89.9%的受访者认为应该强调保护,52.9%的受访者认为应该保护与开发兼顾,8.1%的受访者认为应以开发为主。

    “对历史文化街区破坏最为严重的,是将原住民赶走。”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会员曾一智认为,赶走原住民也就意味着把历经百年才凝聚、融合而形成的文化聚落打散了,祖辈传承的历史文脉就此被割断,这种破坏是不可逆的。而且,从物质文化遗产到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侵入的破坏是方方面面的。“很多改造后的历史文化街区,不仅仅是拆真建假,破坏历史文化街区的历史风貌、传统格局,还完全变成商业业态,或者将原本真实的生活场景变成了表演式的商业展示”。

    “不符合客观规律的招商或者旅游开发很难赢得预期的商业回报。”曾一智举例,之前北方某城市鲜鱼口历史文化街区的大江胡同拆旧建新,被改造为台湾一条街,但经营了没多久,里面的台商就陆续撤走了。“根本原因在于,它非自然聚集而是通过政府招商形成的。相较于为游客服务这项新功能,老字号之所以能站得住脚,是因在长期服务周围居民的过程中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对于风情街普遍拆古建新、一味相互复制的原因,曾一智认为,这和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不无关系。“政府、开发商和游客这几个主体中,对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负主要责任的还是政府。要杜绝无节制的破坏性开发,最主要的还是加强法制建设,尤其健全执法监督机制。另外,保护工作进展艰难,与产权不明晰也有很大关系。落实好相关政策,把房屋还给原始产权人,也应引起足够重视”。

    “现在出门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任何景区其实都需要‘回头客’。”郑志忠认为,对于历史文化街区,应依法保护其真实性和完整性,保护其人房共存活态传承的历史文脉,改善基础设施。

    本次调查中受访者的年龄分布为,1.5%受访者为00后,28.0%为90后,46.1%为80后,17.8%为70后,还有6.5%为60后及以上。

分享到:0

 


                                                                 编辑:胡燕磊   责任编辑:杨嘉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