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奉节:太和土家族乡推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受群众“追捧”
  2016-05-25 16:11:54  作者:刘圣宇 王海山  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浏览量:233781

    近几年县民调显示,太和土家族乡群众安全感指数均“居高不下”,总能位列前茅,这是为何?大抵有人“不屑”:“小乡嘛!”嘴角边还“挂”一抹“意味深长”。相比大镇,太和“块头”确实不大。但太和绝不是“太小”,全乡8个行政村,3967户,近1.5万人,幅员面积134.6平方公里。
    如果说太和海拔有点高、距离县城有点远倒是事实。乡政府驻地到县城92公里,海拔高度介于1000米至2058米之间。太和拥有“特别之处”:一乡两场镇,一步踏两省。即使从乡政府步行,10分钟可进入湖北省恩施市板桥镇境内,社会治安复杂多变。
    高山人自有高山人“特质”,几次换届选举“风波”将其推向“浪尖”。近几年出现更多可喜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受益于太和推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
    一、太和村级“三会”自治机制发轫于“场镇”
    这要从2004年建制调整开始说起。
    原太和乡、金子乡合并成立太和乡,政府驻地太和村太和场镇。原金子乡部分群众、尤其是原乡政府驻地金子村朝阳场镇居民表达强烈“不满”,一度上访激烈。他们认为“不公”,无论从“历史渊源”来讲,还是从“地理位置”而论,“新”太和乡政府驻地都“应”设置在金子村朝阳场镇。
    有证可考。解放前,朝阳乡驻地在朝阳场镇,原太和乡是其“辖区”。有尺可量。朝阳场镇位于原吐祥镇、云雾乡、太和乡、庙湾乡政府驻地“中心”,相距几乎都为15华里。这是当地村民一种说法,实际距离应该有点“出入”。
    难道政府驻地选择“有误”?其实,朝阳场镇有“软肋”,虽号称“场镇”,但有名无实,居民只有19户近100人,特别是没有“兴场”,明显缺乏“底气”。太和场镇作为一个边贸集镇却名副其实,不仅历史悠久,而且人气旺盛。新一届乡党委、政府知道需要“平衡”。他们抓住高山移民契机发展朝阳场镇。
    2004年12月1日(农历10月20日),朝阳场镇正式“开场”,以后农历逢五、逢十为“赶场日”。
至今一些场镇老居民还在“回味”:见到时任党委书记廖远祝、乡长刘学一副兴高采烈样,看到“赶场”群众一副喜笑颜开样。
    金子村村支两委当时指定7人小组负责场镇管理。谁都没想到,这居然拉开村级“三会”自治机制“序幕”。转眼过去两年多,“平分秋色”局面并没有形成,太和场镇将朝阳场镇“拉出一条街距离”。
    朝阳场镇在“扩容”过程中,街道尘土飞扬,垃圾遍地,污水横流。逢场天,不时上演摊位争夺战,商家经营“惨淡”。朝阳场镇人气不旺成为不争事实。有人唉声叹气,有人怨天尤人;有人献计献策,有人挺身而出。大家都清楚,“管理跟不上”是其主要原因。大家也明白,村支两委4名干部“无暇顾及”;“7人小组”似乎“基础不牢”。
    时任金子村支部书记陈恂早有想法,他一直在寻找良机。在“兴场”三周年之际,场镇居民大会在热烈气氛中召开,陈恂称之为“诸葛亮会”。
     一个个“点子”被否决。
    居民薛德奎提议:“在7人小组基础上,我们不如选举成立一个理事会,以及一个监事会,自己事自己管。”
     一致通过。
     经过精心准备,2008年初,朝阳场镇居民选举理事会成员13人,监事会成员9人。理事会下设公共事业发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计划生育与妇女发展、农业生产等6个小组。
     整治场镇环境成为理事会第一件大事。在卫生费收取时还是遇到矛盾。个别居民质疑理事会在经费使用上“不透明”,监事会及时介入,理事会决定,定时定人负责场镇卫生,并在每月底连同村务公开一道张榜公布,居民心悦诚服。以理事会和监事会成员为班底补充青壮年,按照农村治安“三长制”模式,组建场镇治安义务巡逻队,口号变成“我为大家巡一天,大家为我巡一月”。
    一顺百顺。
    朝阳场镇经过10多年发展,现有居民400余户1600多人,街道也变成4条。目前,理事会成员由“街”选举产生,每条“街”选举3人,现理事会成员12人。理事会推选理事长1名,以及会计、出纳各1名。
现任理事长宋发国介绍:理事会每两年或三年选举一次,他是第四任理事长。监事会成员仍由场镇居民选举生产,现由4人组成,其中监事长1名。现任监事长谢代权称:监事会每5年选举一次,他是第二届监事长。场镇理事会每月召开一次会议,总结和安排工作,并将“决议”事项报村支两委会通过,再由居民大会决定是否实施。
    在实施过程中,监事会全程监督,其整改意见,理事会必须采纳执行。
    自然形成一个良性互动圈:理事会决定事项,必须报村支两委会通过;村支两委会重大事项,同样提交理事会征求意见。监事会对理事会和村支两委会决定事项都有权监督。
    朝阳场镇以理事会为主,建立一系列场镇管理制度,涵盖环境卫生、用水用电、农网改造、基础建设等方面。定期收取卫生费、路灯费、农网改造费,由理事会会计、出纳实行专款专用。
    朝阳场镇先后组建文娱宣传队、舞狮队、舞龙队、治安义务巡逻队,人气渐“旺”,士气渐“涨”。
    面对朝阳场镇春节联欢会“劲爆场面”和“异军突起”,太和场镇感受到“危机”,也在半年后建立“三会”自治机制。
    现太和场镇理事会由7人组成,下设交通、文化、卫生3个小组。
    去年年底,太和村支两委会决定在场镇边一座山上修建一条登山步道,组织理事会成员现场办公。
多数理事会成员提出,结合高寒山区实际,梯道建设不能用水泥浇筑,应改用青石板铺路。同时,理事会成员建议,应一并考虑休息平台,每300米至500米设置一个垃圾桶,都被村支两委会采纳。
二、太和全面建立村级“三会”自治机制
    朝阳场镇“三会”自治机制取得实效后,金子村顺势而为,2013年底开始建立村级“三会”自治机制。其中,村级理事会成员由15人组成,村级监事会成员由9人组成。
    金子村支部书记易礼敬自豪地说:“把村级事业发展权、村级事务管理权、监督权甚至决策权交于理事会和监事会,直接带来两大好处:一是进一步密切干群关系,村支两委工作得到有效缓解和有力监督,减少决策失误,有利工作顺利推进,群众更加满意;二是进一步激活基层,逐步增强社会自我调节功能,社会更加和谐。”
    理事会和监事会充当村民与村支两委“纽带”和“桥梁”,受其“示范效应”影响,当地党委、政府在各行政村推行“三会”自治机制模式。
    村级理事会和监事会变成村级事业“组织员”、为民办事“服务员”、法律政策“宣传员”、矛盾纠纷“调解员”。
    “在监事会和理事会成员组成上,我们把选举权交给群众,把监督权交给监事会,但都在村支两委指导下开展工作。”太和土家族乡乡长宋运浩说。
    村支两委会怎会成为“三会”中之“一会”呢?对此,太和土家族乡党委书记彭永国自有“见解”: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行政村是中国基层群众性自治单位,将其纳入“三会”自治机制顺理成章。通过建立自治机制,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目标,达到“平等对话、彼此谈判、化解冲突”效果。
    “当然,理事会和监事会是一个基层自治组织,”彭永国书记毫不讳言,“村支两委会是一种会议形式,可能有点牵强附‘会’,但还是通俗易懂。”从近年实践历程来看,太和土家族乡推行“三会”自治机制受到群众“追捧”。村民自治得到有效实现。形成“大家事我关心、集体事我参与”良好氛围,村民成为社会治理真正“主角”。
    干群关系得到有效改善。理事会、监事会全程参与村级事务管理和监督,畅通群众利益诉求表达和实现渠道,从而使干部做事不“憋屈”,村民理事不“气短”。
    村级事务得到有效监管。从制度上确保监督权落到实处,其监督实效性、针对性、广泛性得到明显增强,进一步促进村务决策民主性、提高透明度。
    组织建设得到有效增强。一批“过硬”老党员进入理事会和监事会,其带领、引导作用得到充分体现,“核心”地位更加巩固。
    太和土家族乡副乡长、政法书记、综治办主任、武装部长文晓林在谈到“三会”自治机制时认为:一方面,这种村级自治模式真可以做到“给群众一个明白,还干部一个清白”,乡风民俗和干群关系得到明显改善。另一方面,“三会”自治机制运行过程中也还存在一些问题,诸如理事会议事能力、监事会监督能力还需加强,持续运行动力问题和制度建设还要进一步规范、完善等。

    (县综治办:刘圣宇 王海山)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