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靓旅游干线,就该拆除农业大棚?_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_统筹城乡_城乡统筹
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扮靓旅游干线,就该拆除农业大棚?
  2018-05-17 14:50:52  作者: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农民日报  

 随着5月20日越来越近,湖南省宁乡市回龙铺镇的莫海德和胡建明等农户越来越难熬。因为到这一天,当地政府要求他们必须将旅游干线两厢的农业大棚自行腾退、拆除。

  不仅是回龙铺镇,宁乡市委督查室对全市相关乡镇街道都发出了交办函,要求对旅游干线两厢农业大棚逐棚整改退出。

  在眼下农业生产如火如荼之时,这样的“限令”让农户们普遍犯难。“发展旅游是好事,我们也赞成。但本来提倡农旅融合,不能以有碍观瞻之由拆除道路两厢的农业大棚,否则就是扮靓了旅游干线,‘干’掉了农业大棚。”宁乡市不少种养大户普遍认为。

  旅游干线两厢大棚命运:瓜果未摘,大棚先“摘”

  宁灰公路是宁乡旅游示范公路,以往一路上可见道路两厢的蔬菜水果大棚。但今年以来,不少游客发现公路两厢的一些果蔬大棚不见了,甚至一些果蔬还没等到采摘,大棚就要被拆除了。

  果蔬大棚属于设施农业、观光农业,对游客来说是乡村旅游的好去处,对农户而言这些大棚就是增收的“致富棚”。

  在以前,莫海德和胡建明所流转的土地,要么撂荒无人种、要么种养效益比较低。

  5年前,湖南永州市人莫海德在宁灰公路金旺村路段两厢流转了6亩地开始种植草莓,吸引了许多游客前来观光采摘。尝到甜头的莫海德2017年又投入13万元,与当地承包户签订了5年流转协议,流转了6亩多地,再建了6个草莓大棚,仅流转费用每年就达到1000元/亩。

  莫海德说,让他没想到的是,今年春节前夕,正值草莓上市高峰,几位镇村干部和城管人员来到他的草莓基地,要求他自行拆除大棚。在工作人员的要求下,莫海德无奈当场在拆除通知单上签字,承诺在2018年5月20日之前自行腾退。工作人员还要求莫海德手持签了字的拆除通知单拍照为证。

  由于担心大棚说拆就拆,莫海德今年只好舍近求远,无奈在益阳市培育草莓苗。虽然育了苗,但由于移栽距离太远、水土不服,育苗成活率大大降低。

  来自宁乡横市镇的胡建明和妻子也是满脸愁云。“我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是得益于脱贫攻坚就业创业项目的扶持,才到金旺村大水田组流转了9亩土地经营花卉、种植西瓜,可现在又被政府叫停了。”胡建明说,尽管他办了相关营业执照,但大棚还是被纳入拆除范围。

  现在花卉大棚才搭建半年多,西瓜刚种下去一个多月,胡建明正指望着通过西瓜和花卉种植来“脱贫摘帽”,没想到却陷入瓜果未摘、大棚将拆的困境。

  据回龙铺镇政府透露,全镇目前有100亩左右位于旅游干线两厢的农业大棚面临拆除,而在宁乡全市29个乡镇街道中,仅宁花、宁灰、宁横3条旅游干线沿线,就约有15个乡镇街道的农业大棚及其相关种养基地被纳入腾退范围。

  政府通知当地农户:限期腾退农业大棚

  “这次大棚拆除行动是在市委安排下进行的,由市委督查室统一督查。市里面正在大力发展旅游业,认为旅游干线两厢的大棚有碍观瞻,而且认为盖在大棚上的白色薄膜反光、影响交通安全。”回龙铺镇政府一名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市里开了协调会,宁乡市委督查室几次派人对大棚拆除情况进行实地督查,还批评镇政府拆除大棚进展太慢。

  记者就此事向宁乡市委相关部门负责人求证。宁乡市委办常务副主任黎国希对此解释,这并不是市委市政府系统性、统一性的安排,而是交办给乡镇、以乡镇为主体进行自查整顿的工作。

  黎国希说,宁乡是全国旅游强县和农业大县,2017年市里开了会,今年集中整顿。这次整顿首先是对旅游干线两厢进行规范管理,包括道路两厢的黄土复绿、广告牌摘除、空心房取缔等措施,这其中就要求对可视范围内农业大棚进行整改退出;其次是提升形象,对的确影响旅游形象的一些设施要进行拆除;最后是从整体考虑农业项目的布局,促成乡村成片进行土地流转、规模经营。

  宁乡市委常委、市委办主任彭韬向记者表示,有些农业项目对环境有影响,如一个乡镇大型养蛙场因为造成了噪音污染,市里还就此发过交办函;更重要的是,市委市政府是为了响应和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积极调整产业结构、优化产业布局,因地制宜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因此,宁乡在全市范围内要求一些农业大棚整改退出。其中,旅游干线两厢农业大棚整改退出先行一步,这些农业大棚的经营主体要起带头作用。

  到底是整改到位还是限期拆除?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宁乡市委办给记者出具了一份打印的、无盖章的宁乡市委督查室公函。在这份4月28日发给回龙铺镇的交办函中写到:为进一步推进主要旅游干线精致化管理,要求该镇对旅游干线两厢可视范围内的大棚进行自查,制订整改方案,逐棚进行整改,明确退出时间,确保整改退出到位。交办函还强调,市委督查室将适时组织开展相关专项督查,对工作不到位造成不良影响的,将依法依规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

  而早在交办函下发之前,回龙铺镇政府于今年2月1日就给相关种植大户发出了《关于镇域旅游公路两厢草莓种植基地腾退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指出,旅游线路两厢存在种植基地搭建大棚、环境卫生甚差、容貌不整等现象,要求于2018年5月20日前自行进行腾退,并清理好基地所残留各类物品、垃圾,恢复田地原貌。而到了村、社区,一些干部和城管人员甚至连《通知》都不交给对方,不持工作证件,口头强行要求相关种养大户必须拆除农业大棚。

  在这样层层督查下,许多种养大户接到的直接指令就是两个字:拆除。在农户们看来,不管是宁乡市委督查室要求的“大棚整改退出”,还是乡镇政府发出的“种养基地自行腾退”通知,只是用词有变化,实质还是要求拆除。

  配合政府拆除大棚:农户相关损失如何弥补

  “政府如果要求我们整改,我们的确不符合哪一方面要求,可以先整改,整改好了就行了。既然可以整改好,为什么还强调一定要整改退出到位。”莫海德告诉记者。种养大户们希望问个明白:拆除旅游干线两厢农业大棚的法律、政策依据在哪里?拆了大棚他们该去哪里,再生产怎么进行?相关补偿方案和善后措施该怎么跟进?

  “现在正是草莓发苗时节,如果耽搁一季生产,损失起码有20万元。”莫海德告诉记者。眼看规定拆除的时限快到了,镇、村干部一周内上门催促了3次,只说要赶紧拆走,而对于拆除后搬到哪里、产生的损失如何补偿等问题却只字未提。

  许多农户反映,如果一定要拆除大棚,将造成3个方面的直接损失:大棚搭建本身的费用;拆除大棚将造成果蔬等种养产品无法如期正常收获入市;已经投入的土地流转费打了水漂。

  “我们夹在投资老板和承包户中间两头为难。”胡建明认为,种养大户经营的一些大棚等设施农业是和外地老板共同投资建设的,一旦拆除大棚,这些老板们就会有意见;经营户和承包户签订了流转协议,一旦拆除大棚和腾退出配套基地,承包户的后续土地流转费用该怎么支付?如果处理不好,种养大户与承包户不可避免会产生矛盾。

  莫海德说,尽管今年的草莓苗育在益阳,但7月中旬,草莓苗就要移栽,如果大棚一定要拆除,该到哪里去重新流转土地。因此,他希望当地政府能够帮助协调流转土地事宜,找到合适的地方进行再生产。

  当地农业工作者认为,当时农户搭建大棚时要求不高,造成一些大棚可能不符合政府当前要求,因此在做好农户工作的基础上,对于一些的确不符合旅游干线沿线景观要求的大棚可以拆除,但要循序渐进;同时建议要保护好农业生产,维护农民的正当权益,当地政府对于给农民造成的相关损失,要尽可能做好补偿。

 

注:凡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作品,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虚假、违规信息举报电话023-6152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