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改革未完成就走人了 百度接下来会重回老路吗?_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_统筹城乡_城乡统筹
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陆奇改革未完成就走人了 百度接下来会重回老路吗?
  2018-05-23 15:01:59  作者:  来源:新京报网  

李彦宏称陆奇发起的AI战略不变;百度推出“简单搜索”APP,探索搜索业务未来形态

5月22日的海口,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没有到场。

这是他一周前做出的决定。在此之前,已经连续举办10年的百度联盟峰会他从未缺席过。

多位知情人士表示,李彦宏缺席本次峰会的重要原因就是百度需要他坐镇北京稳定大局。因为百度刚刚经历了一场人事变动,百度二号人物百度公司总裁兼COO陆奇即将卸任,军心尚未稳定。

5月18日,李彦宏宣布陆奇即将卸任的消息,5月21日,在百度大厦进行了内部交流会,陆奇现身10分钟对离职原因做了说明。

陆奇称,因身体和家庭原因离开公司,与其他高管无关。但据多位与会人士透露,陆奇也坦承在与其他高管通力合作的时候,也会有分歧,但分歧都在正常范围内。

而5月22日的海口,深陷陆奇离职“内斗门”的主角百度公司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主持了本次峰会,并接受了媒体采访,谈及陆奇的离开是否与他有关时,他回应称,“我是个比较理性的人,不在乎没根据的话,更重要的是看长期。”

此前,曾有传言称,向海龙也将离职。不过,22日向海龙直言:“近几年每年都在被传离职,我不care这个事情,过几个月大家就知道是假消息了”。

随着陆奇的离开, 此前宣布“退居二线”的李彦宏将重新挂帅。

没有了陆奇的百度,下一步走向何方?是否重回搜索主导的老路?未来,百度大搜索、自动驾驶以及信息流,哪一项业务才是百度的战略重点?

向海龙回应陆奇离职与其有关

5月22日的百度联盟峰会,是陆奇宣布离开后百度召开的最重要的大会。与往年李彦宏亲自参加以表重视不同,今年李彦宏没有出席,只是在开场放了一段视频。

会后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面对媒体提问陆奇离职是否与其有关,向海龙告诉记者,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不在乎没有根据的话,更重要的是看长期。但是,对于如何评价陆奇的改革动作,向海龙只是说,“昨天Robin(李彦宏)已经回答了”。

22日,新京报记者在位于北京后厂村的百度总部随机采访了多位百度员工。谈到陆奇的离开,有员工说,大家都觉得他很亲切,和实习生合影、回复基层员工邮件、开会从不迟到,大家都觉得他是一个特别真诚的人。

一位员工告诉记者,陆奇带领公司大家都觉得很踏实。“大家很看好陆奇,没想到他待了一年就走了。公司说,百度的AI战略不会受到影响,希望如此吧。”

员工李敏(化名)不理解陆奇为什么要走,过去的几天里,她周围的同事都开始讨论要不要卖(百度的)股票,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卖了。

这种情绪显然已经传导到资本市场。5月18日,陆奇离职的消息公布后,百度的股价随之下跌,当天即暴跌9.54%,市值损失94亿美元。截至5月21日美股收盘,百度股价继续下跌4.94%。几日之内,百度市值缩水137亿美元。

回顾2017年1月17日,陆奇出任百度总裁兼COO那天,百度股价轻微上扬,涨幅为0.27%。在随后的一年中,百度股价大幅上涨,去年10月9日,其股价创下历史新高,报收252.22美元,随后市值突破900亿美元。

陆奇进入百度之前,整个2016年,百度的财报数据并不乐观。营收为705亿元,营业利润100亿元,营收只增长6%,利润却下降了15%。同年,百度已表态要押注人工智能,投入大量研发资金。

陆奇接手后,将研发、销售和营销战略同步,为新业务寻找商业机会,如自动驾驶,高清地图成为其Apollo计划的第一项商业化服务。2017财年年报显示,百度2017年营收为84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0%,净利润为人民币183亿元。AI方面的成果在财报中也有提及,但暂未表明其盈利能力。

从单季度来看,除了2017财年第一季度营收增长仅为7%,在这之后的四个季度,营收同比增幅均超过双位数,分别为14%、29%、29%和31%。不仅如此,经营利润也持续提升,2017财年第一季度同比增幅为9%,而2018财年第一季度同比增幅达到128%。

北京时间5月22日晚21:30,百度美股开盘价为243.99美元,相比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涨幅为1.45%。股价短时下挫后,随即反弹。截至记者发稿时,百度股价为245.10美元,相比陆奇离职消息传出前一交易日279.68美元的收盘价,股价下跌超过12%。

陆奇操刀下的百度业务改革

在李敏看来,百度之所以这两年有衰落的迹象,与公司的管理机制有很大关系。“晋升机制几乎不怎么淘汰高中层,业务做得不好也没有什么惩罚,不像基层和普通中层做不好直接换掉。外界认为百度产品做不好、急功近利、总做些道德底线低的事儿,多半指向公司机制,陆奇的到来让人看到了变化的希望。”

陆奇上任后,举刀改革,用四个象限来划分百度业务:第一象限是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移动搜索、Feed、手机百度;第二象限是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PC搜索和大商业;第三象限是非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百度金融、DuerOS、智能驾驶、智能家居、智能云、短视频和AIG;第四象限是非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贴吧、知识、地图、糯米等。很明显,陆奇把百度金融、DuerOS、智能驾驶等业务摆到了主航道的位置。有百度员工认为,陆奇比较懂投资人的想法,他提出的一些战略,投资者也很买账,股价持续上涨就是很好的说明。

尽管陆奇认为在人工智能的投入上应当有所节制,并且将工作框架设定为首先建立人工智能技术的使用场景,其次是数据迭代,然后才是建立商业模式,但他为自己主导的Apollo和DuerOS(百度研发的对话式智能系统)两项业务设定了变现的预期。

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陆奇曾表示,Apollo计划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善百度的变现能力,为商业化创造机会。Apollo计划中百度将开放代码、软件和能力,汽车制造商可以利用这一计划获得无人驾驶系统,完成路测,并在2020年实现商用化。

对于定位为人工智能用户体验平台的DuerOS,陆奇认为,其是一个在汽车、家庭等场景下的入口,要实现变现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这与百度搜索业务变现方式类似,还可以在适当时机通过应用商店变现,或者从百度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带来的市场需求间接寻求变现。

过去一年多,陆奇帮助百度完成了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大变革,对组织架构和业务毫不犹豫进行了“关、停、并、转”的操作。

2月8日,百度裁撤了200多人的医疗事业部,所有员工一律解除劳动合同。一个月后,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业务及资源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陆奇兼任总经理。

百度曾经核心业务也遭遇调整,其内容生态已经从围绕PC搜索的“百度知道+百度贴吧+百度百科”转向移动端的“信息流+百家号+好看视频”。百度地图事业部也被整合进入AI技术平台体系,未并入更为匹配的智能驾驶事业群组。

陆奇在内部反复强调“公司战略一盘棋”,对核心业务要进行资源倾斜和让位。《财经》杂志报道称,百度2018年公司预算除了主航道的移动搜索、信息流和智能驾驶等之外,非主航道业务几乎没有新增投入。

陆奇对百度进行一系列分拆、整合的同时,百度高层人事也完成新一轮调整。在陆奇加入后,百度有多位高管离职,其背后的原因或多或少与组织架构调整有关。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吴恩达来自谷歌,在百度负责研究院的领导工作,并参与百度大脑计划。去年3月,吴恩达宣布离职。

去年3月27日,百度高级副总裁、原无人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表示,4月份将离职百度。曾被誉为最年轻的百度副总裁李靖,今年4月18日发朋友圈称,其将从百度离职。此外,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被开除,从汽车业转投百度的邬学斌离职,负责内容分发的副总裁陆复斌在受到处分后也离职。

谁主导的“All in AI”战略

陆奇离开后,人工智能还会是百度的核心战略吗?

这也正是百度员工关注的问题,李彦宏在内部沟通会上表示,“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发展战略不会改变。他认为,移动互联网之后,属于百度的时代又回来了,“今天在AI阶段,我们又拿了一手好牌,其实有非常大的概率能够打出来一个漂亮的结果。”

据参加内部会的人士称,李彦宏在会上表示,会将陆奇发起的AI战略和做法继续下去,发扬光大。

作为国内最早进军人工智能领域的互联网公司,李彦宏本人也是狂热的人工智能爱好者,不少人都会将百度和人工智能划等号。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人工智能有着广泛的前景,他本人对这方面技术也很感兴趣。似乎,唯一能够动摇百度人工智能战略军心的只剩下变现能力。

今年两会期间,李彦宏在回答新京报记者提问时称,人工智能的变现确实是个问题,无论像百度这种比较大规模的公司,还是说一些初创型的企业。“对于百度来说,我们就是在靠其他领域挣到的钱来补新的业务。”

在今年1月的极客公园大会上,李彦宏说自己从来没有说过“All in AI”,他表示应该留有余地,不希望大家认为“百度所有的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其实不是的,我们大多数的资源可能还是在百度搜索、百度的信息流(相对比较核心的业务上)”。

“技术上,百度该有的都有了,在国内资源和渠道上,也是该有的都有了。百度的问题在于能不能坚持,公司以KPI为支柱,几乎每年换个方向。以现在的DuerOS为例,四年前开始发展,最初做深度问答,后来做基于搜索的小度机器人;然后转向度秘外卖系统,后来又给度秘配了200个人工客服,做‘AI+HI’;现在人工客服解散,度秘改名叫DuerOS,希望成为一个OS。”国内某人工智能资深专家评价称。

李敏认为,百度有很多前瞻性的产品设计,比如几年前百度的轻应用和直达号,相当于现在的微信小程序、公众号。“百度也会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就会发现执行不下去。直达号和轻应用是一件正确的战略选择,但由于没有按照长期来做,而是一年看成效、两年看成效,就导致后期增长乏力。”

信息流业务面临竞争对手

在陆奇管理百度的一年多里,李彦宏更像是在“垂帘听政”,他曾对媒体描述自己的管理比较放权。过去半年,有一项业务是他在亲手抓,那就是信息流业务。“每天早上八点半跟核心团队开会,每天都是如此。”

在他看来,信息流符合百度的基因,“因为信息流的本质是用算法做推荐,这是百度擅长的,信息流的背后就是人工智能技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百度没有理由做不好。

2016年年底百度开始决定做信息流分发。百度2017年三季度财报显示,信息流季度年化收入达到10亿美元(按照季度收入预估的年度收入)。百度官方数据显示,今年3月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1.37亿,同比增长18%,每日用户使用时长同比增长超30%。信息流内容中视频分发比例扩大到48%。同时,熊掌号已覆盖30%的搜索结果。

对于信息流广告在百度内部的地位,多位受访人士证实,信息流业务在百度内部可以说是最受重视的。“‘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我们排在AI前面,是基础”,一位百度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

信息流背后的广告市场是一个很大的盘子,艾瑞发布的《2017年中国信息流广告用户洞察报告》显示,信息流广告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预计2017年信息流广告市场规模达到557亿元,占整体网络广告市场的14.3%,未来三年内仍将保持50%以上速率增长。

广告营销是百度重要的收入来源,不过,今日头条、腾讯等公司信息流的出现,一定程度分散了原本属于百度的广告收入。据相关媒体报道,今日头条2018年广告收入目标是“冲500亿元,保300亿”。

百度并不是第一个引入信息流的搜索引擎公司,2015年8月,UC浏览器完成了一次重大的改版,最显著的变化是向下滑动屏幕后会出现信息流,能够根据用户画像,推送个性化内容。

外界普遍担心,百度信息流业务能否延续此前高速增长的势头,毕竟百度的竞争对手也不是弱者。未来,百度或许要支付更高的成本,来争夺用户、优质内容。

百度副总裁吴海锋接受媒体群访时透露,百度要构建真善美的内容生态,将更多的优质不低俗的内容放到平台上,信息流的价值,不能简单地理解算法和价值观的问题,还要做好产品和价值观相互融合的问题。从内容源头上开始做工作,把内容的源头做得更干净。“人工也好、算法也好,都是手段。”

大搜索业务重获百度青睐?

21日的内部会上,李彦宏透露,百度搜索团队将推出一款名为“简单搜索”的APP,简单搜索不仅可以用传统的文字输入方式,也可以通过语音、图像等输入方式表达需求。

记者下载了简单搜索安卓版后发现,该产品的主界面十分简单,没有信息流内容,最下方有一个搜索框,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文字、照片的方式搜索内容。记者在搜索框输入“失眠”,搜索结果的前五页未发现广告内容。而在百度移动搜索引擎上,关键词失眠的搜索结果前三条均为广告。

在vivo应用商店该APP的评论区内,有用户称“被自带浏览器里的各种推送信息烦得要死,结果找到了没有新闻广告的搜索引擎”、“无广告、无头条、无推送”。

百度副总裁吴海锋把简单搜索比作马车时代的汽车,也是百度对未来搜索形态的探索。那么,简单搜索这次究竟是抛开包袱,做出一款成功的产品,还是会成为下一个“百度直达号”?

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向媒体表示,百度成立的那一天就是一个AI公司,搜索是个AI驱动的产品,很多产品的创新都是跟AI紧密相连。“搜索很重要,我们会持续做下去,视频的搜索也会跟AI紧密结合。”

魏泽西事件后,百度医疗广告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百度医疗事业部裁撤后,医疗广告并没有消失,而是成了搜索公司广告的一个场景。近期,更有媒体曝出百度医疗广告转战移动端——在电脑端搜索引擎上搜一些疾病关键词,已没有任何广告,但在移动端上,搜索结果排名的前几个,往往是医院广告。
百度搜索公司运营总经理曹越表示,百度的广告都是广告主自己来操作,广告主可以在广告后台来设置推广属性(移动、PC)、时间段、关键词。之所以移动端和PC搜索结果存在差异,是因为网民上网习惯的变化,据她介绍,百度超过50%的流量来自移动端,“广告主把更多的预算放在移动端进行推广,百度没有差异化标准,也没有引导广告主做什么。”

曹越称,百度在做推广的医疗机构审核方面要求更为严格,必须提供医疗机构的营业执照和许可证,还会通过银行的打款形式来进行验证,以保证在百度做广告的医疗机构都是市场合规合法的。百度对医疗客户的引入有严格的邀请,此前已经审核出了60多万家医疗推广和5千万条医疗不合规广告。

据相关媒体报道,陆奇担任总裁和COO期间,曾提出砍掉百度搜索业务部分垂直领域的竞价排名功能,遭到了搜索部门高管的反对。向海龙回应称,百度内部从来没有就砍掉部分垂直领域的搜索竞价排名进行过讨论。

注:凡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作品,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虚假、违规信息举报电话023-6152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