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信、斗、渴、危——2016上市公司众生相
  2016-12-30 14:24:41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经济参考报  浏览量:77406

  资本市场,对你我来说,既不陌生也不遥远。即将过去的2016年,在资本市场的大潮中,一幕幕看上去有些惊险、有些激荡、有些无奈,甚至有点狗血的剧情肆意上演着。大潮过后,谁在裸泳?《经济参考报》记者全面梳理了过去一年发生在众多公司身上的种种“悲欢离合”,归纳总结出了2016上市公司“四字”众生相——信、斗、渴、危。

  信:关于诚信的老生常谈

  诚信是一切道德的根本。对资本市场来说,诚信,是一个老生常谈却又让人无法回避的话题。综观2016年,从百度到唯品会,从参仙源到欣泰电气,从大智慧到一汽轿车,无一例外都陷入了各自“编织”的“罪与罚”的道德危机中。

  今年1月9日,血友病患者张建勇在百度贴吧血友病吧发布的一则帖子,引起了舆论关于百度贴吧过度商业化的普遍质疑。舆论认为,百度追求正常的商业化本无可厚非,但必须坚守诚信等道德底线。1月15日,百度负责人被国家有关部门约谈,表示将立即按照要求进行整改并深刻反思。誓言反思的百度言犹在耳,“魏则西事件”又一次击中了百度的软肋,“百度一下会死啊?会!”成为一个流行段子。5月9日,国家网信办牵头的调查组认定,百度“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百度被责令彻底整改。“魏则西事件”余波下,因拟并购标的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与“魏则西事件”涉及医院存在合作关系,中源协和不得不终止并购。今年8月,百度云又因用户“存储资料无故蒸发”等陷入了信任危机。各种负面事件持续发酵,百度遭遇了其创立16年以来最大的危机,股价一路下滑,市值不断缩水。

  和百度几乎同时陷入危机的还有一家“专门做特卖的网站”。在消费者质疑其售假后,在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推动下,唯品会于1月9日下午公开道歉并承认存在“假货”。但唯品会称暂不便对外公布涉事供应商相关信息是应公安机关刑事侦查的要求。不过此后,唯品会再未发布相关信息。

  2016年,从新三板首例财务舞弊案到创业板第一只退市股,资本市场并不缺乏财务造假的失信案例。6月30日,证监会在立案调查近一年后,认定参仙源存在2013年采取少计成本、虚增收入等手段虚增1.29亿元利润等违法事实,对参仙源及其高管作出了105万元的行政处罚,第一家因财务造假而受到证监会处罚的新三板公司因此诞生;7月7日,证监会对构成欺诈发行的欣泰电气作出“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832万元的罚款”,此后的9月6日欣泰电气股票暂停上市,将成为新退市制度实施以来创业板第一只退市股。

  近两年,大智慧一直深陷造假舆论漩涡。7月27日,证监会认定,大智慧通过提前确认收入、少计当期成本费用等方式虚增 2013年度利润1.2亿余元。此后,各地陆续有投资者据此状告大智慧,索赔总额逾亿元。

  类似的财务造假案例举不胜举:今年2月,由于连续五年虚增虚减营收、连续三年虚增虚减净利润,亚太实业遭到了证监会60万元的顶格处罚;*ST舜船10月26日公告称,公司2013年至2014年累计虚增收入106892.99万元、虚增利润6211.95万元;12月7日,神马股份公告称,公司2014年年报、2015年半年报分别虚增营业收入53.43亿元、25.12亿元。

  当然,上市公司失信并不局限于财务造假。6月28日,因IPO时未按规定披露关联关系等违法行为,证监会对京天利作出警告、责令改正和40万元罚款。昔日“明星股”每股股价从去年最高时的300多元跌到如今的30多元,京天利因此陷入了诉讼漩涡,被诉讼索赔总额已超过3700万元,该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仅为2862万元;9月10日,顾地科技因公司及原控股股东存在股份质押未及时披露、《股权转让补充协议》未披露等违法事项,被处以顶格罚款。

  资本市场,敢于公然“背信弃义”的上市公司并不少见,其中竟有部分央企。2014年2月15日,一汽集团旗下的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同时发布公告,作出了将解决自身与母公司一汽股份同业竞争问题的不可撤销承诺,承诺的最后时限为今年6月28日。然而6月4日,两家公司同时公告称,一汽股份请求将承诺再延期三年作为过渡期,理由是宏观经济下行、资本市场波动及管理层变动等。不过6月27日,该变更承诺期限的议案均遭到股东大会高票否决。无独有偶,尚荣医疗12月17日公告称,由于国家医改政策等外部因素影响,公司2014年并购标的2016年完成业绩承诺不确定性较大,将原业绩承诺期整体往后顺延一年,此举被指“缺乏诚信”。

  综观2016年的资本市场,要成为一个有钱的公司或许并不难,但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却很难,而从有钱到伟大,这中间不可或缺的,或许正是一个大写的“信”字!

  斗:关于利益的永恒法则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资本市场,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而围绕着“利益”二字,多家上市公司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你方唱罢我登场,上演了一幕幕跌宕起伏、动人心魄的“精彩”大戏。综观2016年,最扣人心弦的“斗”莫过于“万宝之争”了。这场以万科股权争夺为核心的资本大战,起始于2015年,在2016年持续升温、渐入高潮,既如喋喋不休的宫斗剧又似迷雾重重的悬疑剧,不断撩动着资本市场的敏感神经。

  公告显示,从去年7月10日到12月4日,宝能系动用数百亿元资金四度叩击万科A的大门,累计持股超过20%并坐稳第一大股东位置。2015年12月17日,万科董事局主席王石表态“不欢迎宝能成为万科大股东”,因为宝能信用不够。“万宝之争”至此从暗斗转为明争,甚至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2015年12月18日,万科A、H股同时宣布因筹划重大事项紧急停牌,被指希望引进“白衣骑士”狙击“野蛮人”宝能。双方争斗正酣时,12月份安邦保险突入杀入并成为万科第三大股东。

  进入2016年,“万宝之争”的参战方越来越多,而“剧情”也越来越跌宕起伏,多次出现一波三折式的戏剧性“反转”,旁观者扑朔迷离。1月30日,王石公开表示“不欢迎民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引起舆论哗然。3月13日,万科公告将发行新股购买深铁集团下属公司股权。3月17日审议通过停牌议案后出现反转,第二大股东华润突然质疑万科相关重组公告未经董事会讨论。6月17日,万科发布了456.13亿元并购深铁集团子公司前海国际的预案。但因发生董事表决人数基数之争,这一预案是否通过引起争议。6月27日,万科股东大会上首度出现年度董事会报告和监事会报告未通过情形。而反对重组的宝能随即以王石出国游学还拿数千万元高薪为由,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王石。就在似乎尘埃落定时,万科董事会7月1日否决了宝能的提议。7月4日,停牌6个多月的万科A复牌。

  此时,万科股权争夺战早已进入以缠斗为特色的白热化状态,从独立董事到专家学家,从万科小股东到万科员工,从万科工会到万科管理层,一场全民参与的资本争夺战正式打响。从6月18日起,独立董事华生多次发文质疑宝能和华润存在违规行为。6月28日,万科小股东袁某、张某起诉万科公司要求撤销重组预案。6月30日,万科部分员工自发去政府请愿。7月4日,万科公司工会起诉宝能系损害股东利益。同日下午,持有万科28年、被喻为“扫地僧”的股东刘元生举报宝能和华润涉嫌违法违规。7月18日,万科管理层举报称,宝能系涉嫌违法违规。

  在缠斗的同时,宝能系没有忘记“猎物”。截至7月6日,宝能系合计持有万科A股27.6亿股,持股比例已达25%,累计耗资400多亿元。但犹如谍战片情节,和万科向来“不和”的中国恒大竟然突然入局:从8月4日到11月29日,恒大系累计耗资360多亿元持有15.53亿股万科A股,成为第三大股东。

  这场牵动资本市场神经的大战,早已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2015年底,证监会牵头对举牌资金来源摸底。今年以来,监管机构多次对相关利益方公开谴责、关注及谈话。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罕见脱稿怒斥险资违规行为。保监会随后动刀万能险,对前海人寿、恒大人寿亮出红牌。资本市场开始揣测监管层意图,万科A股价应声而落。12月23日万科A收在20.30元,较11月18日29元的最高价大跌30%,近千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12月18日,万科宣布终止与深铁集团的重组计划。业内人士指出,监管新政让宝能系、恒大系均萌生退意。明年3月万科董事会换届前“万宝之争”或将进入相对平静期,不过仍未到曲终人散时。但不论如何,都应积极看待这个经典案例,因为它对上市公司、监管层乃至社会界提出了很多新问题、新挑战,亟待对公司治理、并购规则、监管空白等反思并完善。

  同行是冤家。除股权争斗外,一些同行之间出现了长期“互斗”的局面。如同花顺和万得资讯因侵权行为展开了互诉不正当竞争的“互斗”;百度地图与高德地图则因围绕谁是“行业第一”发生了多轮口水战;乐视和小米之间长期因这样那样的事情开撕……

  应该说,资本市场既是残酷的,也是讲规则、讲法律的。股权争斗的任何一方只要是在现行有效的制度、规则的框架下进行的博弈,就应该得到支持。而触犯法律底线的争斗,也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12月22日,原雷士照明董事长吴长江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历时多年的“宫斗”告一段落。

  渴:关于资金的沉重话题

  资金是企业运行的血液,对上市公司更是如此。2016年,关于资金的话题尤为沉重,部分企业患上了“资金饥渴症”,资金链处于似断非断的边缘,而一些曾经放言“不上市”的企业悄悄地扛起了跑步入市的大旗。

  今年5月17日,雨润食品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公司南京雨润在5月13日未能如期偿还本金为10亿元的第二期中期票据,这是该公司继今年3月17日首次违约后第二次违约。虽然雨润食品最终解决了这些危机,但外界对其资金链一直较为担心。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雨润食品亏损6.72亿港元,2015年则巨亏29.8亿港元。2016年中报还显示,雨润食品今年年底前到期债务高达60多亿港元,业内人士坦言这些债务的兑付存在一定风险。

  与雨润一样饱受舆论质疑的还有乐视。这家企业今年年底陷入了供应商讨债、平仓风险等负面漩涡中。11月2日,“乐视欠供应商100多亿元并已被拒绝供货”的传闻甚嚣尘上,乐视网股价应声大跌,乐视回应称有人“抹黑乐视”。但11月6日,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在一封内部信中坦承:“一边是突飞猛进的战略与业绩,一边是日益凸显的资金与组织压力……外部融资规模难以满足快速放大的资金需求。”

  事实上,近年来外界对乐视资金链紧张的质疑从未停止。就连乐视网股东、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也公开表示,如果贾跃亭不转变观念,以目前的现金流和仍然需要很多钱的汽车生态,乐视资金链还会出现问题。据不完全统计,乐视的融资记录显示其所有业务共计融资近500亿元。

  2016年被称为快递上市元年,快递行业对资金的需求之大,从各大快递巨头纷纷谋求上市中或可“窥见一斑”。耐人寻味的是,顺丰控股掌门人王卫曾多次宣称“不上市圈钱”言犹在耳,顺丰作价433亿元借壳鼎泰新材于10月11日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10月21日,作价175亿元的圆通速递正式借壳大杨创世登陆A股,击败顺丰控股成为国内快递行业首家上市公司;10月24日,申通快递作价169亿元借壳艾迪西通过证监会审核;10月27日,中通快递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并募集14亿美元,成为阿里巴巴后美股IPO规模最大的中国企业;11月8日,韵达货运作价180亿借壳新海股份上市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如无意外,快递业五大巨头将很快齐聚资本市场。业内人士坦言,从2017年起快递行业将开启整合大幕,资本助力下快递业竞争方式必将发生新变革。

  喊渴的并不止快递行业,金融行业更加甚之。今年以来,资本市场迎来了新一轮银行上市潮。今年3月底,浙商银行、天津银行赴港上市。而A股市场,今年以来已有江苏银行、无锡银行等十多家银行上市。此外,尚有超过20家农商行正在筹备上市事宜,上市地选择覆盖A股、H股和新三板。除银行外,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都在纷纷谋划上市。

  危:关于转型的终极思考

  对资本市场而言,发展仍是时代的主流。不可否认,很多企业在2016年发展势头强劲,营收、净利润均得以迅速增长。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A股实现盈利的上市公司共2596家,占比高达87.88%,净利润同比增长的上市公司共1927家,占比为65.3%。但同时,也有不少企业在亏损的泥沼中愈陷愈深,身处危局。

  应该说,不少企业的亏损是与整个行业景气度相关的,譬如传统食品行业、钢铁业等。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康师傅控股实现营业额69.13亿美元,同比下滑9.44%,缩水额度折合人民币约49.7亿元,产品中方便面下滑幅度较大。康师傅控股继2014年以来业绩持续下滑,而这与整个方便面行业的衰退不无关系。自2012年开始,我国方便面销量已持续5年下跌。无独有偶,2009年“嫁入”中粮集团的方便面品牌五谷道场,去年亏损1.9亿元,负债则高达逾9亿元,目前正在被中粮集团公开挂牌出售。

  值得注意的是,因多元化发展战略等转型而陷入亏损危局的企业不在少数。如“中国第一牙膏品牌”两面针就因过度多元化发展而陷入亏损,今年前三季度亏损9219.7万元。而从2007年起,两面针扣非净利润已连亏9年,最近三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10亿元、-1.77亿元和-1.70亿元。被誉为“中国服装界的黄埔军校”的美邦服饰,眼下正在陷入连亏两年的尴尬局面。自2012年起净利润连续下滑的美邦服饰,2015年首次出现亏损且亏损额高达4.3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美邦服饰又大亏1.54亿元。而美邦服饰近年来一直在向互联网服装企业转型,只是转型成效并不理想。最近创始人周成建辞去董事长职务,其“85后”女儿接棒转型大旗,未来会如何尚待观察。而国内知名品牌奶粉企业贝因美,近年来坚持积极推动以多元化和国际化为特色的全面转型,但其日子并不好过:今年前三季度巨亏4亿元,而最近两年扣除当期政府补助后均处于亏损状态。

  有人说,转型是眼下大多数中国企业的必须面对的终极思考和必然选择,转型伴生的阵痛是必然的,但正确面对转型之痛、尽快纾解转型之痛,或许还有很多路要走。(吴永)

编辑:徐强 责任编辑:孙淑培

凡注明“来源: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阅读
关于我们 | 客服中心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农家科技、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 版权所有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渝公网安备50010301500671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